德意志帝國宰相俾斯麥。(KAI Studio彩色化圖片)

十九世紀歐洲在《維也納條約》後正式踏入民族國家時期,西歐諸國陸續展開其民族統一之路。普魯士是其中一個為統一德意志而掙扎的王國,外有奧地利、法國、丹麥和俄羅斯等強敵,對內時任陸軍部長羅恩的軍事改革則因為國會的反對而遭遇挫折。

以統一德意志為志的威廉一世便任命俾斯麥為首相推動改革,甫一上任便對著議會說:「當代的重大問題不是通過演說和多數派決議所能解決的,而是要用鐵和血來解決!」這就是著名的《鐵血演說》。鐵,代表了槍枝和軍事;血,代表了軍人的鮮血,這樣的意識形態造成了往後德國百五十年動盪的歷史命運。

香港自不可能出現軍事革命,但民族未來岌岌可危,鐵與血就成為港人生存不可或缺的民族精神之根本。「鐵」是筋骨、是耐力、是靱性,「血」是靈魂、是意志、是決心。觀乎世界民族興亡史,「鐵」與「血」乃民族存亡的決定性關鍵,抗性不足的民族無可避免地受到淘汰。

二零二零年美國國家籃球聯賽(NBA)總決賽由邁亞密熱火對陣洛杉磯湖人,賽季前被多數球評人評為中下游隊伍的熱火憑藉鐵血的意志和心態一路過關斬將,讓眾人跌破眼鏡,靠的是認真的訓練和堅定的意志。一六年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護級馬李斯特城破天荒贏下英超冠軍,沒有超級球星卻僅憑士氣和意志贏得比賽,成為一時佳話。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在公元前五世紀古希臘與波斯的一場戰爭中,斯巴達國王帶領著三百名本邦人與六千餘名希臘人於溫泉關一役拼死血戰數十萬波斯軍,成功讓波斯軍傷亡慘重。斯巴達人是出了名的戰士,其生活方式已與訓練和競技體育融為一體,在戰爭或決鬥上不容退縮,這種憑意志和戰術以少勝多贏得戰爭的事例在歷史上比比皆是,甚至普魯士也在俾斯麥的鐵血政策下戰勝多個大國。

體育競技如是,歷史戰爭如是,維權運動亦如是。捷克人經歷了由布拉格之春到天鵝絨革命之間二十一年的黑暗歲月才換來自由與和平。捷克首任總統哈維爾曾寫道:「真正的堅定不移僅僅表現在某人能夠依靠他自身而不是他人,他有力量保持清醒嚴肅的精神,保持他自己的理性,健康的自製和對於世界獨特的而不是調停的觀點。」

我們一直說在暴政下的年輕人必須韜光養晦,真正的難度不在於如何面對在極權管治下生存,而在於如何維持及傳承民族意志。在港共不斷試圖瓦解港人的語言系統和教育制度的時候,真正能拯救我們的不是歐美列強的堵中政策,而是堅定不移的意志的傳承。

作者:石黑

更新時間: 2020年10月20日(二)16:55
建立時間: 2020年10月12日(一)1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