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紐約郵報》及英國《每日郵報》連續第二日爆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兒子亨特的電郵醜聞。香港讀者最關心的當然是拜登家族與中國千絲萬縷的利益關係,特別是有沒有港人牽涉其中。兩份報章刊出的電郵文件顯示,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二零一七年九月,以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副主席及秘書長身分,與亨特.拜登簽署一份法律顧問委任書,向後者提供一百萬美元法律顧問費。從洩漏電郵內容所見,亨特及其他拜登家族與中國企業,特別是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甚多來往,而前任特首、現任中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的已故家臣路祥安曾擔任該會副秘書長。另外,亨特亦在同年八月二日與該會主席葉簡明達成協議,組成控股公司,各佔一半股權,亨特可從中得到每年一千萬美元酬金,而他的工作「只是提供引見」。中華能源基金委員會在二零一八年初破產,曾任香港新民黨顧問的葉簡明亦同時人間蒸發。《紐約郵報》稱,曾就電郵查詢拜登競選團隊、何志平的律師等,但未得到回應。

電郵中最有趣的內容是亨特的法律顧問工作,看來內容頗為輕鬆,就是「只是提供引見」。「引見」的是甚麼人?當然不是小人物。如果是父親拜登本人,那就值得追查。多年前也聽過一個小道消息,約某某領導人的兒子(有真姓名)食一餐飯,公價是數以十萬計人民幣,食完飯可以合照,證明真係一齊食過飯。想不到美國政界亦有此門路。香港的讀者不要想得太多。亨特與中國企業的關係表面上並無違法,即使有,也未必與拜登有關,而且拜登在這段時間並無公職。

真正大問題的是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關係那一筆。洩漏電郵顯示,在二零一五年,時任副總統的拜登透過兒子亨特(也是該公司董事局成員)的「引見」,與這家公司一位高層會面。如果屬實,那就可能牽涉利益衝突,原因是拜登稍後向烏國施壓,炒掉調查能源企業的司法官員,當時美國官方理由是他調查不力。後來當勞侵上任,又向烏克蘭總統施壓,要求爆拜登同亨特的醜聞。畫虎不成反類狗,結果累到自己被彈劾,好彩共和黨在參議院頂住。

本欄曾數次指出,美國大選到末段不會是政見爭論,而是醜聞政治。此次是當勞侵團隊絕地反擊,從爆料的方法(擠牙膏)到時間(調校至投票前三星期),看來計算相當精確,務求一劍封喉。至於洩漏出來的電郵,圖文並茂,有亨特本人的性愛片段,而且亦是因為修理電腦而露出,故香港網友調侃為「美版陳冠希事件」,可是這個「美版陳冠希事件」卻足以影響全球政經局面!至於電郵的真實性,可從拜登競選團隊的反應估計到。若是偽造,當可以強力反擊;若己方都無信心,回覆查問時當然左閃右避,支吾其詞。現在連支持民主黨的主流傳媒如有線電視新聞網絡及《紐約時報》等都採取鴕鳥政策,不作報道,社會平台如臉書及推特更禁止發布有關報道,被共和黨人批評為美國立國以來雖嚴重言論審查。

身為香港人,隔岸觀火,實為塘邊鶴,毋須太著意預測選舉結果。主宰今次美國大選的是意識形態感情因素,而非理性的考慮。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