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主流傳媒率先公布拜登當選後,總統當勞侵如常去打高爾夫球。(AFP)

人生中最難做的是在黑暗中看到一線曙光,在勝利中看到危機。當勞侵近期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他的TWITTER短訊,而是他在美國主流傳媒率先公布拜登當選後去打高爾夫球。「亂雲飛渡仍從容」。他的心裡可能盤算著如何著草,或者攬炒,但還是要強作鎮定。若然周邊的人看到的只是他的躁動、謾罵、驚惶失措,整個共和黨陣營只會陷入混亂。無論當勞侵日後命運如何,共和黨在今次國會選舉中其實表現不錯。如果在明年一月的佐治亞州第二輪投票中,共和黨再下兩席,便可保著參議院多數。至於衆議院方面,民主黨未取得壓倒性多數,共和黨較上屆還增加議席。這或許解釋了為何為共和黨國會議員並未全體瞓身支持當勞侵推翻搖擺州份選舉結果,因為稍有差池,可能連參議院的優勢都不保。

現實點看,當勞侵現在是孤家寡人,牆倒衆人推。昔日仇家固然踩多兩腳,但本來是親密盟友的,例如以色列的內塔尼亞胡和臺灣的蔡英文都率先恭賀拜登,承認選舉結果。國際政治本來就是重利輕義,見風轉舵。不過,當勞侵經歷人生大起大跌,從不輕言放棄,因此他拒絕效法二零零年時戈爾最後承認落敗,堅持要訴諸法律,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才肯罷休是絕對有可能的。問題是,現在白宮𥚃還有剩下多少「戰友」,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和他戰鬥到底?最壞的情況可能是,從本週開始,他的政令不出白宮。至於法律訴訟,最大的難度是在短時間內為指控提供明確的人證、物證,再加上主流傳媒全面封殺當勞侵,不斷強化他敗選的社會氣氛,朱利亞尼的法律團隊還有鬥志、資源投入這艱巨的工作?無論如何,是否提出選舉結果覆核,以至法院是否受理,都應在短期內得到答案。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正如本欄上周指出,港人在此次美國選舉中投入相當感情,𨳒票情況(當然是侵粉的)較諸二零一六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嚴重得多。這也難怪,港人雖無選票,但一場政治驚慄劇落得如此反高潮結局(當然也只是侵粉的看法),令人頹喪。勝不驕,敗不餒,談何容易。但即使如此,我們也要清醒地評估未來的事態發展方向。即使假設拜登在明年初上台,隨即以行政命令推翻所有前朝政策,以他七十八歲高齡,能否如當勞侵般「朝綱獨斷」,還是有民主黨黨內各種勢力影響他的政策方向?再者,有百分之六十六的美國被訪者認為,不要説他尋求連任,甚至完全四年任期也屬疑問。若賀錦麗主政,局面又添變數。不過,變數多大,都離不開一個基本框架:維持美國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強國的核心利益,若離開這個框架,容許中國不斷坐大,甚至將超級強國地位拱手相讓,必會引起美國國內既得利益的反彈。拜登親華,也只能到某一個限度。至於説誇張到放棄臺灣,那是觸及整個東亞地區的軍事平衡天大事情,不是一人話事。

香港侵粉對當勞侵寄予厚望,可能換來更大失望,但即使如此,也不會變成登粉,皆因拜登完全缺乏政治魅力。此次選舉不是當勞侵與拜登之爭,而是侵與反侵之爭。無論結果如何,港人也要成熟,港人的自身權力和利益,最終都只有靠自己爭取,不能假手於人,過程中還會付出代價。也不要誤會,標題説的:「最黑暗時刻」不是指現在,更黑暗時刻還未到呢。我只是想讀者想起電影中《黑暗對峙》,英國人面對困境,仍然𡚒力一戰的那一幕。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