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説一遍:沒有所謂「泛民」,沒有所謂「總辭」,有的是臨立會偽民主派。他們砌辭狡辯,用「總辭」來掩飾被掃地出門的事實。不以人廢言,民建聯的陳克勤説得對:「泛民話:『我哋要總辭!』,不過等埋北京決定先!」。親共喉舌《香港01》昨日(十一月九日)傍晚報道,今日在北京召開的人大常委會議,將會提交草案,定下「憲制框架制度」,包括「愛國者標準」,訂明進入管治體系的立法會議員必須遵從有關標準,必須遵守《基本法》條文及擁護特區政府。報道引述所謂「知情人士」稱,草案「定得好嚴,基本上廢晒泛民武功」。偽民主派知道若草案通過,不是四個臨立會議員被踢走那麼簡單,未來十個月他們都會陸續被收拾,但未到最後關頭,他們還抱有一絲幻想,要到人大常委會草案正式公布才死心,宣布「總辭」。

讓我們首先翻一翻「總辭」的舊帳。「韓連山、黃毓民你哋仆街啦,叫人總辭,鬼。DQ議員(嘅)話最大影響係乜先?係分組否決權,同三分一議席否決權呀。而家六個(被DQ)都咁大鑊,仲要總辭俾建制予取予攜?二十三條、議事規則、一地兩檢…乜都俾建制過晒?咩嘢邏輯?講『總辭』的要不(是)政治幼稚病,要不是鬼。韓、黃就是鬼。」(偽民主派議員尹兆堅,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偽民主派支持修改議事規則,一地兩檢在二零一八年八月立法會順利通過,比二十三條還要辣的港區《國安法》霸王硬上弓…今天誰是人,誰是鬼,一目了然。

不總辭,據説是因為香港還「有險可守」。「香港仍有希望,因為香港有獨立的司法系統。如果有人想搞佢,OVER MY DEAD BODY!既然仍有險可守,就唔可以同暴政玉石俱焚,讓同路人無辜犧牲。」(偽民主派議員楊岳橋,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現在楊議員很可能被逐出臨立會,變成DEAD BODY,是否令人生變得更精彩?既然成為DEAD BODY,根據楊議員的邏輯,現在應該是無險可守,是時候與暴政攬炒(玉石俱焚)吧。

關於這次偽民主派被逐出臨立會,坊間有兩點根本性錯誤認識,我必須在此嚴厲批評:一)「泛民是同路人,此時奚落、冷嘲熱諷,批評他們是中了共產黨分化奸計。」錯了,自從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民主黨進入中聯辧密室談判,香港已沒有泛民,只有偽民主派(尹兆堅説港人要多謝民主黨進入中聯辦,成功爭取議會有四十直選及類直選議席,簡直是不知羞恥為何物!)。他們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毒瘤,一直拖著抗爭派、激進派的後腿,客觀上是維穩機器,政治花瓶;二)「北京的決定是因為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也錯了。無論是當勞侵或拜登當選,習近平都會全速攬炒,因為北京的判斷是香港的反抗運動已被壓下去,不再需要民主花瓶的緩衝。決定無關美國大選的證據是,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召開在十月底,先於美國大選。有關決定大概在年中醖釀,至五中全會拍板定案。

臨立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我不奇怪。香港今後不會再有甚麼選舉。「愛國者標準」的緊箍咒將伸延至區議會。至於區議會中的素人,誰是真民主派,誰是偽民主派,很快會有考驗。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