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當勞侵。(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今屆美國總統大選膠著,不管最後誰有幸入主白宮,都說明了深層國家正深深地控制全球群眾的主流思想。上月一個英國民調機構的調查顯示全球十五個國家及地區中僅台灣支持當勞侵,其餘包括英法意澳等國家的國民皆較多支持拜登,究竟是當勞侵本身有問題,抑或他挑戰全球既得利益集團而受眾憎呢?

自總統大選開始以來當勞侵受到美國主流媒體打壓、抹黑和封殺,上至報章雜誌電視電台等傳媒機構,下至面書推特等社交平台,又有荷里活影星和全國籃球聯賽(NBA)的球星等杯葛,民調機構又虛構出藍移潮,但拜登一族醜聞卻被冷對待,彷彿當勞侵以一人之力獨挑整個社會。最諷刺的是點票階段特朗普發佈的數條帖文皆被面書和推特封殺,堂堂美國總統慘遭封口。

當勞侵上任四年把世界盛行廿年的全球化多邊主義逐漸扭轉為右翼本土保護主義,自美國帶頭的一股風潮席捲至英、台、日等地,同時美國先後與歐盟和亞洲打貿易戰,又在一八年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最近退出世衛之餘又促成伊斯蘭世界步向和平,一股「打大台」風潮正在世界隱隱發生,美國逐步重整世界新秩序,正正履行當勞侵一六年的競選承諾:「讓美國再次偉大」。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惟自古打劫人者最恨被劫者大聲救求,當勞侵把一般需要五至六年才能見效的政策壓縮至兩年見效,人民自然抵受不了急劇的轉變,這就容易受到政客和媒體矇騙(數月前的黑人平權運動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加上當勞侵特朗普作為非傳統共和黨人,其政策有時回力鏢反打共和黨的既得利益群,因而出現大選剛開始時某些共和黨元老替拜登站台的畫面。

一個挑戰「大台」的人永遠是個不受歡迎的人,這點正是近十年香港激進本土派的縮寫。當勞侵短短上任四年便扭轉了自克林頓時期(甚或更早)所形成的世界潮流,試圖挽救美國國威下降的趨勢,這樣的一個具魄力的政治強人卻與一個曾獲得八年治權又一事無成的戀童變態勢均力敵,背後的既得利益集團(Deep State)的勢力大得十分恐怖。這是美國人的悲哀,也是全球人類智慧亮起紅燈的警號。

作者:石黑

更新時間: 2020年11月11日(三)22:48
建立時間: 2020年11月11日(三)2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