鬧偽民主派?對不起,我沒有興趣。鬧,是因為對他們仍有一絲幻想,恨鐵不成鋼;不鬧,是因為死心。他們落得今日的境況(被掃出臨立會,用所謂「總辭」來遮羞),我只會恥笑、奚落。不過,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的一番晦氣話,我是要點名批評的。他説:「大家點會知今日係咁?我當你係神算,但你點知中共衰成咁?」我敢回答:「唔使揾李居明,我都知,算到中共咁衰,而且可以更衰。」連初中學生都看得清楚的現實,身為金牌資深大狀、主要政黨領導竟然茫然不知,還若無其事用來發晦氣,令人連他的專業能力也頓起懷疑。問題不止只此,因為牽涉到對中國共產黨及其暴政本質的理解,有必要詳加鞭撻。

我不期望梁家傑會讀過中共早期起家的殘酷階級鬥爭歷史,但年過六十的香港人,對大躍進、文革這段歷史起碼不會陌生。即使出生於較富裕的家庭,對五、六十年代湧來香港的中國難民,以至文革高峯時候,由珠江漂流到香港水域的大量浮屍,也會耳聞目睹。當然,還有六七暴動。童年時的回憶,或會隨時間推移轉淡,但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共用坦克鎮壓自己人民的歷史,試問有哪個中年港人會忘記?沒有親身經歷以上歷史事件,在九七年主權移交出生的年輕人、甚至千禧後出生的小童,今天也不對北京、特區政府抱有任何幻想,何以飽讀詩書的藍血人如此無知?

這也回到一個老問題:數十年來,偽民主派遇到中共步步進逼,每次都是「如夢初醒」,好像是第一次發生。無理褫奪參選資格、褫奪民選議員資格早在四年發生,雖然事不關己,但只要稍為清醒,可以想像燒到偽民主派是遲早的事。即使偽民主派認定自己是政治花瓶,負起維穩功能,也須防範「狡兔死,走狗烹」的一日,預早設定PLAN B,甚至PLAN C,但梁家傑等人天真地以為政治花瓶可以千秋萬世。這叫做自欺欺人。偽民主派有這個天真想法,港豬要負上相當責任。港豬幾十年的姑息養奸,投票給偽民主派,造成今天這個局面,難辭其咎。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是否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當然不是,更黑暗的日子陸續有來。臨立會之後,中共下一個目標是區議會。香港今後不會有選舉。這一點本欄已經指出過,茲不贅述。真正的黑暗是大淸算即將開始。今年七月一日起入職的政府公務員,必須按公務員事務局要求,宣誓擁護《基本法》。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昨日(十一日)在回答民建聯議員張國鈞書面質詢,稱政府正研究上述宣誓安排,是否適用於資助學校的教師。不要以為「發誓當食生菜」,這不是行禮如儀,而是有刑事後果的鎮壓手段,是懸在每個港人頭上的利刃。

北京對香港的控制,主觀上是希望達到類似新彊的程度,是否得逞也要看很多客觀因素。從好的方面看,沒有議席,偽民主派甚麼都不是,從今以後難再招搖撞騙,可以WRITE-OFF。好處是港豬不會再找到政治代理人,是去是留,必須面對現實。冀望有代理人,甚至有救星(例如:當勞侵)都是不切實際。「今後的路如何走下去?」這個問法是錯了。應該問:「留下來的人,今後如何殺出一條血路?」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