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當勞侵一篇Twitter帖文,揭露多間本港傳媒英文小學生都不如。

 

美國總統當勞侵在TWITTER一句:「他(拜登)贏了是因為選舉有舞弊」是引蛇出洞,所有偽裝中立的傳媒,例如:英國廣播公司、香港電台等(還有其他垃圾新聞媒體,毋須點名抬舉)即時現形。擁有小學英語水平已足以理解這個COMPOUND SENTENCE(複合句子),句子重點不在「他『贏』了」,而是「選舉有舞弊」。但多間主流傳媒將句子説是當勞侵認輸,並且作為標題,非因有閲讀障礙,而是帶著主觀願望做報道。這是新聞工作者的大忌!本欄早已指出,當勞侵認輸的機會甚微,必會力戰到底,皆因輸的代價太大,過河卒子,只能一往無前。他説這句話的時候,正值上週六(十一月十四日)百萬國民在華盛頓MAGA遊行挺侵,聲勢浩大,他怎可能在此刻投降?!MAGA的意思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令美國再次偉大」)。明明是百萬之衆,主流傳媒竟説成「數以千計」,這是新聞界的墮落。遊行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提供質疑選舉有可能舞弊的輿論基礎。這是兵行險著,若遊行人數是小貓三四隻,那麼當勞侵的指控便欠缺説服力。

拜登當然也可以吹雞,搞一個大型撐登集會,但跟當勞侵比一比,但一來未必能保證人數多過MAGA遊行,二來一旦大家在街頭鬥曬馬,情況可能一發不可收拾。拜登的智囊團暫時未有此等膽色。因此,關鍵問題仍在選舉過程中是否有大規模舞弊、造票、點票錯誤等情況。主流傳媒一口咬定選舉正常,無證據證明有舞弊。當勞侵陣營則不斷放出消息,指電腦點票系統遭篡改。最新的説法是儲存點票數據的西班牙軟件公司SCYTL,存放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伺服器遭美軍強行充公。執筆之際,此段消息仍未能確認,只可當作謠傳。假如當勞侵要訴諸法律,法院的基本要求是,訴訟一方提出證據證明有舞弊,而非被指控的一方證明自己無問題。

但法院的標準不是新聞界的標準。後者的天職是扒糞,揭露社會問題。若從專業操守角度,即使是支持民主黨的新聞工作者,一旦發現有選舉作假的合理懷疑,就應循著這個方向追查,不能視而不見。

只要在網上稍稍搜尋,便可發現的確有此合理懷疑的可能性:一)今年一月,美國國會曾召開選舉安全聽證會。負責提供電腦點票服務的DOMINION VOTING SYSTEMS行政總裁保羅斯(John Paulos)在會上承認,他們的點票機部件有來自中國的顯示屏幕及晶片,而這些部件只有中國才能提供,至於數量,他一時間也答不出,需事後補送給相關委員會。此段錄影不是FAKE NEWS,可在C-SPAN(美國公營電視網絡)找到;二)據美國《華爾街日報》今年四月二十四日報道,芬蘭電腦安全專家候斯迪(Harri Hursti)指出,只要改動DOMINION點票機記憶卡內幾行代碼,即可更改點票結果。他曾在二零零五年為佛羅里達州提供有關DOMINION點票機安全測試服務,指出現上述問題。另外,最重要的是,他認為今年的電腦點票,仍可能出現此情況,相關報道亦可在網上找到。

有懷疑不代表一定有問題,但記者不應患上「失憶症」,將數月前的報道忘記得一乾二淨。現在整個新聞界是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我們在香港本應隔岸觀火,但也捲入這個泥沼。這也令我想起一件往事:揭發水門事件導致尼克遜下台的記者伍華德,在一九六八年時是投票給尼克遜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