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肺肆虐,港共政權以疫治港,企圖監控人民;國泰裁員,香港經濟開始步入衰退,各產業鏈準備骨牌式崩塌;憲制崩塌,極權逐步剝奪港人自由和尊嚴;美國內亂,中共與美國深層權力聯手統治人類,各大媒體和訊息媒介都成為控制人類思想的工具,世界陷入了正義與邪惡之爭。

前路茫茫,在爭取美國奧援上有人一以貫之單邊下注,有人選擇西瓜靠大邊,由支持美國總統當勞侵變成爭取跨黨派合作抗共,但這樣一來港人再無資格嘲諷當勞侵「見利忘義」,因為港人亦沒有在其面對深層權力最艱難之時作出聲援。

踏入二零二零年代武漢肺炎將改變世界政經格局,具最完整兼自我完善功能憲法的美國將陷入現代內戰(Modern Civil War)的危機,世界第一強國地位岌岌可危,其所代表的人類思想的精神和對人類存在的尊重的體制亦受到邪惡一方的考驗,美國總統大選已不只是美國人民的內部選舉,也是人類價值的正邪之爭。當勞侵敗選將導致世界陷入一去不返的左傾,所謂的「第四權」反客為主足以影響整個制度,有關中美角力形勢與及香港前途問題的影響於人類文明危機反而只是滄海一粟。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人類文明正踏入前進的分叉點,港人仍在糾結於應否總辭、何謂總辭、總辭後又何去何從這些瑣碎而無聊的事情上。最讓人氣憤的是那些所謂「走國際戰線」的抗爭派以前說拜登投共,卻在當勞侵還未認輸前就想左右逢源,立場飄搖、毫無政治風骨可言。

相比其他地區的歷史和民權運動史,香港確實是個「患得患失」的城市,以致香港的政治人物普遍缺乏識見和風骨,多數心當政治家不成反而淪為立場飄搖的政客,後知後覺卻不斷鼓惑人心。把香港民主運動最輝煌時期的八、九十年代政客如李柱銘、司徒華、何俊仁和馮檢基等人與同時期的國際民運人士如林濁水、施明德、陳菊、昂山素姬和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等人相比就相形見絀。無奈這些老泛民能力不足卻能薪火相傳,培養出無數中泛民、小泛民,卻造成三十年民主運動停滯不前。

港人不能奢求歐美諸國能拯救香港,中共也絕不可能會因為國際壓力而釋放香港,但明辯是非、堅守正念、傳承精神卻是港人唯一能在極權下保存意志的方式。擺脫對政治偶像的迷戀,信奉自由為真理,則永遠能在昏暗中瞧見光明之路。說來簡單,實行卻難,追求真理是條艱鉅之路,卻是人生而必行之路。

作者:石黑

更新時間: 2020年11月19日(四)23:07
建立時間: 2020年11月19日(四)2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