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財政部今早(十二月八日,香港時間)凌晨正式公布新一輪制裁中國官員名單,涵蓋全部十四名人大副委員會長,包括:蔡達峰(中國民主促進會)、曹建明、陳竺(中國農工民主黨)、白瑪赤林(藏人)、丁仲禮(中國民主同盟)、郝明金(中國民主建國會)、艾力更依明巴海(維吾爾人)、吉炳軒、沈躍躍、萬鄂湘(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王晨、王東明、武維華(九三學社)、張春賢。上述十四名人大常委副委員長在今年六月三十日會議,均有出席表決通過《港區國安法》。在該會議上,人大常委以一百六十二全票通過有關草案。這是迄今美國對華制裁的最高級別,名單內全屬副國家領導級。

較早前,彭博通訊社引述消息來源稱,可能同被制裁的正國家級領導人,包括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以及中共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兩人均是政治局常委)並未在名單內。美國國務卿龐貝奧同時在社交網站TWITTER發訊息:「美國制裁與制訂、採納、實施港區《國安法》有關的中國人大高層領導。我們要北京為香港喪失自治負責。」他在末段加上「撑香港」、「為自由而戰」等標籤。

關於這次制裁,港人關注的問題大概有三點:一)制裁的力度及對香港的真正影響;二)北京的反制措施,以及美國會否在未來一個半月再升級制裁;三)侯任總統拜登會否即時逆轉、取消所有制裁措施。

首先,制裁由美國財政部出面執行,主要是在資產凍結及旅遊禁令等範圍,名單與其他國家恐怖分子並列。不過,港人孰悉的名字如譚耀宗(人大常委及港區代表)不在名單之內,原因很簡單:他級別太低,將他放在名單內是抬舉了他。現在華府是透過這份名單是發出一個警告,制裁再升級就到北京權力核心。至於那十四位人大副委員長是否真的有份負責策劃、制訂港區《國安法》並不重要,稍對中國國情有認識的都知道他們只是舉手機器。至於他們及其家屬在美國有沒有資產、子女是否正在美國居住、留學亦不重要,皆因制裁的真正目的是政治,而非打擊被制裁者的財政來源(這點與對付恐分子不同)。

外界已見識過北京的所謂「反制」措施,頂多是拿幾個低級官員甚至民間團體負責人出氣,並不對等。今次「反制」若要對等,則要凍結美國資深國會議員在中國的資產及禁止入境(當然包括香港)。凍結人民幣資產是個笑話,若此等「反制」措施實行,起不到實際作用之餘,更惹美國國會所有議員反感,再推出更多支持港人的法案。北京的真正反制措施是拿香港做出氣袋,以《國安法》名義拘捕更多港人。

最大的疑問當然是拜登上台後的對華政策。首先,美國國會的對華政策「兩黨共識」看來相當硬淨,而新政府當務之急是處理瘟疫,恢復國內經濟,對華關係解凍是次中之次,換言之,現時的對華制裁不可能在明年上半年取消。現政府是看準這個時機對北京施壓,若北京過度反應,硬食的是拜登,不是當勞侵。

對於美中關係,我仍維持一貫看法:當勞侵手上的真正皇牌是臺灣。這張牌在未來四十日仍有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