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黨黨魁法拉奇在今次美國大選中為美國總統當勞侵站台。(Getty Images)

人類總是不斷地與邪惡鬥爭。

公元一四五零年代古騰堡(Johannes Gutenberg)發明活字印刷,促成後來歐洲政教合一制度的崩潰。卻也是後來歐洲殖民主義興起之因,遠東與美洲因此持續動盪數個世紀。

十八世紀歐洲古典自由主義冒起,歐洲學者重新探討政府與個體的關係,促成世畀第一波民權革命,自由浪潮亦同時需要面對拿破崙、日本軍國主義、意大利法西施和德國納粹等挑戰。

二次世界大戰後人類正準備從戰爭中反省過來,日本與德國後代皆背負著沉重的戰爭罪行包伏,當平權運動浪潮在世界各地興起的同時一股赤色風暴捲蓆歐亞大陸,人類再次面對威權統治的恐懼。

二十世紀末赤色烏托邦勢力開始在全球瓦解,通訊科技的進步反而促成遠東反人類組織逐步滲透資本主義世界,具四百年發展歷史的制度受到挑戰:一面是起源自歐洲、於美洲開花結果的代表人類文明智慧的結晶,另一面是人類數千年的戰爭侵略所締造的單純的仇恨。

人類的本質使其必然終日與邪惡鬥爭。以往只能從歷史書上看到的悲劇與哀號如今港人親歷其境,一個結構堪比國家的城市完全步入撕裂狀態,一整代為數不少的年輕人被政權放棄,亦即背負百七十年歷史的所謂「香港」及其自開埠以來歷代的智慧和精神的傳遞於此截然而止,往後叢爾小島的發展再與「香港人」毫無關係。現在這個城市被瘟疫政治統治圍城,城裡人出不來,城外人進不了去,統治長官不敢開關,經濟狀況就這樣膠住著。

目前全球在明的、在暗的正經歷左右派思想陣營的對壘,由九十年代起始的全球化理論使世界經歷了卅多年的烏托邦式的童話式的蜜月期,荷里活電影、體育聯賽、通訊科技和傳媒都在試圖製造「世界大同」的虛假表象,人類社會及行為模式普遍受到「自由」、「平等」和「博愛」等道德價值綑綁,人們開始試圖以過度虛偽的道德束縛其最深層的本質,這樣一來一直強調人類最真實的自己本能的現代體制因而反過來被社會道德磨蝕摧毀。

更甚者,當千禧後最偉大的美國總統當勞侵(Donald Trump)一旦落敗,將代表新民族主義(Neo-nationalism)和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會被左派完全擊倒,脫歐之英國或反共之臺灣等右傾國家會被國際孤立,人類社會將被虛妄的大愛主義所包裝的「糖衣毒藥」所支配。

就像一九五一年四月十九日美國陸軍五星上將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從韓戰中回到美國後在國會大廈發表的演說一樣,亞洲與歐洲是彼此的大門,共產主義將成為危害美國、亞洲甚至世界的邪惡力量,「在這局勢下有些人卻提出各種各樣的理由要姑息紅色中共,他們對歷史上清晰的教訓視而不見,因爲歷史分毫無誤地告訴我們:姑息只能導致下一場更血腥的戰爭。妥協帶來的只是虛假的和平。」

老兵不死,只是凋零。(Old Soldier Never Dies, They Just Fade Away)人類永遠不能從與邪惡的鬥爭中脫身,每次一民族對極權的抗爭都成為下一民族革命的經驗。中共如今囂張跋扈,卻也難逃時代的磨蝕。

作者:石黑

更新時間: 2020年12月18日(五)22:28
建立時間: 2020年12月18日(五)2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