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及其家人現在是美國種姓社會中的賤民。最新消息是美國高爾夫球會取消特朗普的會員資格。高爾夫球與政治有關嗎?需要這樣羞辱一位總統嗎?另外,特朗普的法律顧問朱利亞尼也因大量投訴,可能被除牌。對於大型網絡公司全線封殺特朗普的言論,美國反特朗普勢力非常亢奮,但稍為中立的外國人就不以為然。英國保守派報章《每日電訊報》發表社論批評推特的橫蠻做法,連與特朗普不咬弦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夫人也忍不住仗義執言,還有法國外長和澳洲副總理。較具説服力的是墨西哥總統奧布拉多爾:「社交平台不應像異端裁判所一樣,只因為你覺得某人的言論具傷害性,便可以施以懲罰,那法治何在,這應是政府處理的事,而非私人企業。」不過,奧布拉多爾也未有説出真正的要害:網絡寡頭壟斷。今天封殺特朗普,美國人拍爛手掌,但明天封殺你和我,那會如何?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理論上,互聯網有最廣闊的天空,搜尋器不用GOOGLE,可以用DUCKDUCKGO;社會媒體不用臉書,可以用MEWE;短訊不用推特,可以用PARLER;新聞不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可以看NEWSMAX,各適其適。可是,這幾天的事態發展卻證明「天地之大,無處容身」。只要幾家大型網絡公司聯手,隨時可以趕絕任何人。由於不滿主流社媒體,很多用戶都想「網絡大遷徙」,過檔PARLER。後者當然無任歡迎,但提供伺服器的亞瑪遜突然停止提供服務,PARLER不單止不能運作,更有倒閉之虞。自二十世紀末互聯網興起,短短二十多年,互聯網已忘記初心,變成數碼暴政(DIGITAL TYRANNY)的温床。

對於市場壟斷,美國政界本來非常警覺,有「反壟斷法」。七十年代,美國電話及電報公司(A T & T)被國會認為壟斷電訊服務,遭強行分拆成幾家較小型電訊公司。至九十年代,微軟亦曾被指壟斷,但調查最後不了了之。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領風騷數十年。可是,今天幾家大型網絡公司卻懂得利用超高價收購潛在競爭對手,例如GOOGLE收購YOUTUBE,臉書收購WHATSAPP等,將競爭消弭於萌芽期間。大型網絡公司有如此充裕資金收購,除了本身實力外,還有華爾街金融大鱷的扶植。對於整個網絡寡頭壟斷的形成,美國國會監察乏力,致有今天的言論自由收窄情況出現。

店大欺客。封殺特朗普之餘,臉書旗下的WHATSAPP通訊程式還推出新規定,要求用戶在二月八日前同意與臉書「共享資訊,否則會被刪除帳戶」。消息一出,再加上近日的政治風暴,用戶擔心通訊私隱不受保障,引發大規模逃亡潮。事實上,臉書是有與中國政府「共享資訊」前科的。由於社會回響極大,臉書大中華區副總裁梁幼莓昨夜(一月十一日)出聲補鑊,臨時改口為「今次私隱條款更新內容關乎商業通訊」。

我們閲讀這類新聞,必須有足夠聯想力。路透社報道,北京當局要求阿里巴巴、騰訊等網絡公司與監管機構「分享」消費者數據。我當然不會幼稚到以為,這些中企一直沒有交出「大數據」,只不過可能它們在一些敏感區域還有些微保留,才導致最高層發火。誰掌握大數據,誰控制社會。

數碼暴政再加上獨裁極權,事情正向最恐怖的方向發展。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