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局持續混亂,但股市照樣狂升。不過,捲入整個政治風暴風眼的社交媒體,如臉書、推特等,其股價卻是逆市大跌,一夜間蒸發數十億美元。當然,這只是紙上富貴,股價有上有落,風暴過後便回復正常。不過,香港網民近日發起的「網絡大遷徙」行動,具體而言是:一)從臉書遷到MEWE;二)從WHATSAPP遷到SIGNAL,卻足以引起美國媒體的注意。美國左翼媒體VICE較早前一篇報道,標題為:「香港如何成為一個『反臉書運動』的測試場所」。文章發表之日,尚未發生美國總統特朗普被臉書及推特全面封殺的事件,香港可能是美國以外最多侵粉的地方,封殺行為的確惹起香港侵粉的憤怒,再加上WHATSAPP強逼用戶接受私隱「分享」給母公司臉書的苛刻條件,雖然在羣情洶湧下撤回,但仍未能挽回用戶的信心,結果是導致SIGNAL用戶瞬間爆升。雖未至於威脅臉書的霸主地位,但之前以高價收購消弭競爭對手那一招,看來會報廢。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剛榮登全球首富寶座的TESLA老闆麥思克眼見臉書被圍攻,還要踩上一腳,呼籲所有人轉用SIGNAL。他真的是一句頂十萬句,簡單幾個字的呼籲,毋須加上論據和解釋,不單只SIGNAL股價飈升,連有SIGNAL這個字的不相關企業股價也一樣上升。之前麥思克幾近破產,憑著民營火箭業務翻身,時來運轉,現在是點石成金。他與臉書老闆朱克伯格早前在合作火箭發射業務時,亦有一段過節,分手過程並不愉快,今次踩多一腳是報一箭之仇。

網民的社交及通訊平台大遷徙,是否立即保障了言論自由及私隱?事情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細看MEWE的私隱條款,可能較臉書還要差,至於SIGNAL,今天保障用戶的私隱,但公司坐大後,之前的承諾未必兑現。道理很簡單:免費的東西才是最貴的。今天我們所用的網上資源從電郵、社交媒體、通訊平台,以至網上影片、音樂都是「免費」的,但真的是免費嗎?當然不是,用戶其實是不知不覺出賣了自己的私隱,提供了大企業所需的大數據,然後才有這些服務和產品。無可否認,有些互聯網企業創辦人的初心是善良的,但日子一久,永無止境的利潤追求便會腐蝕初心。WHATSAPP以高價買給臉書後,創辦人之一的JAN KOUM便因私隱問題與臉書意見不合而默然辭職。至於網上巨無網GOOGLE,最初的格言是「不要作惡」,格言的政治背景當然是猶太裔俄羅斯移民老闆SERGEY BRIN小時對蘇聯極權統治的記憶。但GOOGLE這句格言現在不見了,原因是錢作怪。

互聯網加上人工智能的高速發展,造就了「大數據」的無窮威力,無論是掌握在大企業或政府手裡,都是危險的。可是更大危險是大企業為極權收集大數據,變成超級政治打壓工具。美國反特朗普的人現在處於亢奮狀態,這些話聽不入耳,但激情過後就會思考這些問題。共和黨參議員霍利的新書《大科技企業的暴政》本來正合時宜,但由於近日的政治風暴,出版社也臨時縮沙。由此可見,暴政的確出現了,嚴重威脅民主和言論自由。港人經歷前年反修例運動,敢於抗拒極權,早為世界注目,今次又再以「反臉書」運動帶起潮流,實在不應妄自菲薄。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