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讀者,看今日的標題時請看清楚,是老懵「懂」,不是老懵「董」。董建華懵是衆人皆知的常識,不必花時間討論,但香港民主之父李柱銘可不同,他在香港法律界中德高望重,也是香港民主黨的創黨元老,簡言之,是整個民主運動的ICON,很多港人對民主之父還有相當期望。他懵了,意味著整個民主運動與現實和時代脱節,沒法和年輕人溝通。自前年中反修例運動以來,他的曝光率極低,《國安法》霸王硬上弓,身為法律界中的重量級人物,他沒有積極發言,反而讓湯十一之流大放厥詞,不加反駁。當然,還有他的老友《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因涉嫌觸犯《國安法》身陷囹圄,他也不作評論。反而遠在美國的總統選舉,他卻高度關注,在《蘋果》發表文章,將這場選戰形容為「謊言、真相-黑白之戰」,大談所謂ALTERNATIVE FACTS。這篇文章不是無的放矢,雖是中文,但卻是寫給新上任的拜登及其幕僚,為之前黎智英的手下MARK SIMON以「颱風調查」為名,發布抹黑拜登假消息的錯誤行為洗底。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整件事情很諷刺,當日MARK SIMON 偽造瑞士安全分析師MARTIN ASPEN身分,找槍手撰寫「報告」,根本就是ALTERNATIVE FACT的典範,為何民主之父不在文章中以此作為例子?不過,民主之父大讚拜登,寄予厚望之際,不忘對落水狗特朗普踩上一腳。民主之父寫道:「新近(ALTERNATIVE FACTS)就是特朗普一直堅拒承認自己爭取連任失敗,縱使卸任在即,還在本月六日的一場集會上,煽動其支持者遊行到國會山莊抗議大選『舞弊』。最終,其支持者以暴力闖入國會山莊大肆破壞,最終造成五人死亡,數十人受傷。可是昨天(一月二十日),特朗普在告別演説中,居然明言『我們發起的運動才剛剛開始』,可見他仍堅持自己是大選的贏家。」看文章,特朗普的罪名可大了,差不多是發動政變的叛國者。

民主之父沒有説的是,特朗普被網絡寡頭全面封殺,在搖擺州份點票過程出現異常狀況,如果只是謠言,特朗普能號召到這麼多羣衆不遠千里,跑到首府華盛頓抗議嗎?民主之父的論據很簡單,支持特朗普的人學識低,容易受人唆擺。可是,這一説,民主之父就露了底,論據和一百年前歐美國家不給女性和黑人投票權差不多如出一轍,潛台詞是低學識的人不配有投票權。美國立國《獨立宣言》第二段:「人皆生而平等」,民主之父一定聽過,但在藍血人的潛意識裡又是否真心認同?還有,特朗普臨門一腳呼籲羣衆和平散去、回家,民主之父是不知道,還是有意略去不提?

説到底,特朗普是否「煽動」羣衆,發動政變,自有美國新一屆政府處理,我們這些遠在香港的塘邊鶴只不過是過一過口癮,於大局無影響。不過,若民主之父以為一兩篇文章就足以影響拜登政權對港政策,那當然是大錯特錯。退一步説,若民主之父只是想就美國大選發表個人意見,倒不如將寶貴時間用來探望在獄中的老友,以及其他年輕人。

轉眼間,民主之父已變成民主阿伯,智力與年齡成反比。爭取民主的事,還是交給年輕人吧。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