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冲基金講金唔講心,更加唔會同你講民主。之不過如果有日好似馬雲咁,有錢未必有命洗,想走又唔走得,當然要未雨綢繆。人所共知的常識,短短幾句已經講晒,何故特區政府明知故問?英國《金融時報》昨日(一月二十七日)報道,特區政府四個部門(證監會、金管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金融發展局)致電已離港,總部遷住新加坡、東京的對冲基金公司高層,要求交代撤離原因、決策過程、決策時機等。名曰「查詢」,實則「詰問」。外滙基金投資辦公室行政總裁李達志同日回應有關報道時説,「金管局一直有與不同基金經理有日常溝通,未見需要特別注意…過住一直有金融機構,因為不同原因進駐和離開,毋須因應個別機構離開而過慮。」李總裁説的最後一句是夜行人吹口哨,也是誤導市民。現在不是「個別機構」離開,而是外資大逃亡。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道理很簡單:如果對冲基金離開香港,總部遷往上海、深圳,特區政府不會如此勞師動衆;如果中資湧港、北水南下完全取代外資,亦不會花唇舌追問。其實四個財金部門官員心裡都知道答案,明知故問是因為上頭有指令。當權者大概認為,事情不是這麼單純,是否五眼聯盟政府背後發功,有政治操作?明明拜登已上場,為何這些外資看不到美中關係會逐步改善的大趨勢?若北京高層有此疑問,我只能説:「是你們想多了。」

北京也會問,新加坡也有《國安法》,何以外資公司沒有任何投訴,對香港則處處針對?答案也簡單,新加坡是小國,外國投資是其中一條經濟生命線,外資及其政府有足夠的政治議價能力,確保《國安法》只用於國內政治事件,而外資亦當然不會介入星國內政。可是,中國是大國,連跨國企業也不敢得罪北京,而且在中國,經濟與政治之間非常模糊,一不小心就墮入圈套,同時也可能成為美中之間衝突的犧牲品。

整件事最有趣之處是,中國抗疫「清零」成功,經濟復甦全球最快,歐美主流傳媒及一衆財經演員不忘吹噓,外資唱好中國,很快超越美國。聽其言,觀其行。如果中國經濟前景真的如此光明,港區《國安法》真的安全,外資怎會輕易放棄賺錢機會,逃離香港。「快手科技」(1024)在港招股,股民完全忘記螞蟻金服一役,瘋狂認購,不過,明眼人都看到,這只不過是塘水滾塘魚。香港對中國的最大作用,依然是吸引外滙的能力。港區《國安法》實施半年,立竿見影,外資都走光了。

何止外資,香港的中產階級也出現逃亡潮。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日前説:港人移民可能是覺得(相對於內地人)自己沒有競爭力。真好笑,像在地鐵非法使用長者八達通的中文大學助理教授李薇,港人會認為這類騎呢怪有「競爭力」嗎?陳智思又説,大量中國新移民可以填補離開的港人。他大概沒想到,有此一日,像他這種政治代理的功能也告終,北京可以「紫荊黨」取而代之。當然,陳智思説這番晦氣話,真正介意的是中產家庭調離香港的那些龐大資金。從這個角度看,陳智思的晦氣話,跟財金部門詰問離港外資,其實都是出於同一種焦慮。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