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

 

 

政府無能疫情失控,民生凋敝失業率不斷升高,竟然凍結最低工資水平,打工仔水深火熱。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最低工資委員會早前完成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檢討,但未達共識,大多數委員傾向同意凍結最低工資水平。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今(二)日下午公布,本港經濟現處於深度衰退,加上失業率高企,委員會向特首及行政會議提交報告,並獲接納凍結最低工資水平,維持於時薪37.5港元,是歷來首次。換言之,本港約2萬名基層僱員將「無薪加」。

《最低工資委員會2020年報告》顯示,本港二〇一九年五至六月有二萬一千二百名工人領取最低工資,當中逾半從事物業管理、保安及清潔服務行業,涉及一萬一千一百人,翻查資料,同期全港僱員每小時工資中位數為七十三港元,較現時最低工資水平高出近倍。

羅致光表示,下次最低工資的檢討工作會在二二年十月三十一日前完成,又指坊間雖有不少聲音期望可把最低工資提升至生活水平,但就認為最低工資不應被理解為解決在職貧窮的唯一途徑,因仍有其他措施扶貧。至於綜援申領資格方面,羅澄清指,申請綜援可豁免部分收入,該部分已提升至每月最高四千港元,而每月工作時數方面則會在短期內完成研究工作後交予立法會。

對於社會要求把最低工資檢討改為一年一檢,羅指出,從恒常角度,最低工資委員會需要收集大量數據,以提交報告,認為兩年一檢時間上已算緊迫,若一年一檢或要採用既定指標作調整,屆時未必會「每年都加」,可能會減少,風險難以估計。至於有部分委員不同意凍結,羅指當局希望達到百分百共識,但考慮到已達成大多數共識,加上社會環境,認為可接受有關建議。

最低工資委員會主席王沛詩解釋今次凍薪決定,指由一七年五月至2一九年五月最低工資由34.5港元上升至37.5港元,升幅達8.7%,而同期通脹僅得5.2%,意味最低工資的升幅比通脹高出3.5%。她續指,2一九年五月至二〇年十二月通脹升幅僅1.7%,故此上輪的加幅已有足夠的空間為基層員工作出保障。而綜合自有最低工資後的升幅與通脹作比較,她指岀自最低工資落實,由一一年的廿八港元升至一九年的37.5港元升幅達33.9%,而同期通脹為26.7%,表示最低工資的升幅跑贏通脹。

最低工資委員會去年十月底向政府提交報告,總結指大多數委員傾向同意凍結法定最低工資,維持在37.5港元水平;按慣例主席及委員需簽名作實,但勞工界三名委員拒絕簽名,成為一〇年立法制定最低工資以來,首次有委員拒簽。另外,法定最低工資水平每2年檢討一次,金額在一一年實施初期為時薪28港元,經過四次調整後,在2019年調升至現時37.5港元。換言之,最低工資最快要至二〇二四年才獲調整。

工聯會理事長黃國批評,有關決定是偏幫商界欺壓底層勞工的不義行為,因當局早前已斥資九百多億港元資助企業出糧,更動用數十、甚至上百億港元拯救海洋公園和國泰航空,但對極少數的底層勞工卻斤斤計較,斥港府刻薄窮人,令人憤怒。他指,即使政府全資補貼每小時二港元增幅,全年亦只涉及一億港元,認為最低工資應按通脹調整,增至39.1港元,以確保基層購買力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