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紀稍大的讀者大約記得,香港七十年代初,所有左派百貨公司都掛上一條橫幅:「愛祖國,用國貨」。這條橫幅連豬肉檔也不能倖免。無他,皆因肉類供應全靠祖國,而非殖民地宗主國。換言之,愛國者的客觀標準早已訂下來,毋須去拷問靈魂深處,只需用行動證明便可以。改革開放後沒有人再提倡這一套,只不過是當時的北京領導人一時疏忽而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二日,「愛國者治港」定調,同日特區政府首長及問責官員在銅鑼灣中央圖書館,在鏡頭面前接種剛到港的國產科興疫苗,讓市民親眼看見。這兩件事同日發生並非巧合,而是有關連的:國產科興疫苖是檢驗愛國者的唯一標準,臨陣退縮,不敢打的,無論口説多愛國,都是假的。只因一點小小細節,網上流傳所謂「其實打嘅德國BIONTECH疫苖」FAKE NEWS。我對此嗤之以鼻,證據很簡單:若接種的是德國貨,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環境局局長黃錦星怎會缺席?!不要跟我説,這批問責官員身有要事,所以缺席。天大的事情都不及用行動證明自己愛國重要。領導班子中存在不愛國分子,證明「愛國者治港」這句口號雖炒到火熱,但實際上尚未全面「落實」。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另外,據説,行政會議成員中,陳智思和史美倫都沒有出現在接種國產疫苗表忠大會。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在會上表示,大部分(立法會)同事都希望盡快接種疫苗,不過都有同事表明「最好唔好打」。梁形容立法會議員猶如「義勇軍」及「白老鼠」。這個立法會主席完全政治不正確,接種國産疫苗是一種榮譽,愛國者應有之義,怎可以説「猶如白老鼠」這樣委屈。陳智思、史美倫、梁君彥等也是靠不住的。

大龍鳳演出了,跟著有三個重要問題:一)接種了國產疫苗的問責官員不能病,不能出現面癱、出疹、發燒等副作用。即使有,也不能顯現在公衆面前,以免打擊信心;二)公務員僅僅宣誓效忠特區政府及《基本法》是不夠的。發誓可以當食生菜,疫苗才是真正考驗。至於三萬警察嘛,更絕對不能容許有逃兵。不打的,就要即時革職;三)今年九月立法會「選舉」,有「愛國者」的入閘門檻。偽民主派如民主黨主席羅健熙等,若要延續「議會抗爭路線」,有得入閘屎都食,在鏡頭面前接種科興疫苗是必要條件(請看清楚:是「必要條件」,不是「充份條件」)。

我不是小題大做。中國真的不可以在全球疫苗競賽中包尾。這並非單單牽涉中國製藥科技水平的問題,而是近期西方科學界重新討論武漢肺炎的起源問題。德國漢堡大學的物理學家ROLAND WIESENDANGER博士日前發表論文指,幾乎絕對肯定武漢肺炎病毒源於該市P4生化實驗室,論據是至今仍未找到病毒變種的動物宿主,而第一號染病者極可能是實驗室員工。世衞專家調查很蠱惑,在中國開記者會説病毒與實驗室無關,但離開中國後不斷發放另一個版本消息,例如中國引導他們懷疑從外國輸入的冷藏食品才是病毒起源,但專家認為可能性極低。更重要的是,中國至今仍不肯交出武漢肺炎最初爆發的原始數據。為何不能交出這些數據?如果數據顯示,最初病發者是武漢實驗室員工,整件事的真相就清楚了。

求神拜佛,國產科興疫苗一定要WORK,然後免費供應全球,再然後全人類忘記這次大災難。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