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興疫苗登陸香港短短幾天,已有一位六十三歲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及呼吸病等長期患者接種後死亡。他在上周五(二月二十六日)接種國產疫苗,兩日後後出現急性呼吸異常反應,上周日(二十八日)自行進入伊利沙伯醫院,同日休克不治。衛生署自知事態嚴重,在今日凌晨零時半舉行記者會,由衛生署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總監林文健、衛生署助理署長(藥物)陳凌峯及伊利沙伯醫院副行政總監兼內科部門主管陳偉文三人主持。但記者會內容空洞無物,講咗等於冇講。死者本身有長期病患記錄,驗屍程序尚未展開,套用社會科學術語,有相關性,但未能斷定有因果關係(即:打了國產科興疫苗後會導致死亡)。專家們例如中大呼吸系統講座教授許樹昌說,死者本身有吸煙習慣,亦有多種長期病患,屬引發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因素,唯仍需留待驗屍證實,但強調即使有多種長期病患,控制得好,病情穩定仍可接種疫苗。講咗一大推廢話,就是千錯萬錯,一定唔國産疫苗嘅錯。既然無錯,為何許教授不身先士辛卒,自己接種疫苗?至此,不得不賣賣廣告:本欄上月十七日及二十三日的標題,分別是:「連疫苗專家都唔敢打嘅科興疫苗」、「打科興疫苗是檢驗愛國者的唯一標準」。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據《東方日報》報道,國產科興疫苗自上月二十六日輸港,市民開始接種以來,出現多宗送院個案。前日(三月一日)再多一宗:一名八十四歲男子到九龍灣體育館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後,感到頭痛及高血壓,需送聯合醫院治理,情況穩定,毋須留院。連同該網早前報道個案,至今累計有七人打針須送院。我亦敢肯定,若非有人不治,這些送院個案都只不過是「個別事件」。不過,坊間最大的疑問是,伊利沙伯醫院表示,死者在上周日送院仍清醒,同時表示曾接種疫苗,為何衛生署不在翌日公布有關消息,要隔兩天,直至今早凌晨,當事情通了天才開記者會補鑊。如不是有意「隱瞞」,又是甚麼?

舊事重提:科興遲遲才公佈第三期臨床測試報告,並繞過將報告刊登於國際科學期刊這個重要把關程序。香港衞生官僚及專家們不顧專業操守,任由政治操作凌駕科學標準,為中國疫苗外交服務,更在機場上演迎接國産疫苗的鬧劇。看看新加坡吧:當首批科興疫苗在星國尚未批准使用前便運抵該國時,新加坡外長維文立即嚴詞指出,「我們不會被收買,不會被霸凌,也不會因受到威脅而決定批准或不批准任何疫苗。」言外之意是,有國家威脅新加坡一定要使用其疫苗,否則會遇到報復,但新加坡不會屈服。

只要面對現實,就會承認:中國在武漢肺炎全球疫苗競賽中輸了,而且是包尾。為了挽回面子,就要其他地方硬食未完全通過嚴格科學驗證程序的中國疫苗,香港當然不能倖免。換言之,港人是實驗室裡的白老鼠。由此,我們亦可進一步推斷,在中國,疫情根本並未受控。香港不斷有「源頭不明」個案,源頭其實就在中國。香港科技大學屬下一間公司的六十八歳職員,上月中與一名透過「回港易」計劃,從深圳到港的同事見面後便確診。後者亦在早前染病。這樣的從中國輸入病例竟列為「本地個案」,簡直豈有此理!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