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大鑼大鼓率領龐大京官隊伍來港,出席六十場關於「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座談會「聽取意見」。鄕議局主席劉業強表示,關注人大有關完善香港選舉制度的決定,未有在選委會組成中提及鄕議局代表。劉主席又説,傾向支持由選委會產生的立法會議席佔較重要比例,並建議下屆立法會的具體組成比例為選委會佔三十五至四十席,直選佔二十至三十席,功能組別佔三十席。以劉主席的智慧,當然知道所謂「聽取意見」是一場戲,北京早有腹稿,不會接受選委會、直選、功能組別各佔三十席的建議。我們當然不會對任何建議有興趣,因為一早斷定香港今後不再有真正的選舉,但也注意到,在劉主席「關注」鄕議局的未來角色之前,廉政公署拘捕新界村屋大王王光榮等二十四人。讀者不善忘的話,大概記得王光榮的長子、元朗前區議員王威信被拍下前年7.21白衣恐襲事件在事發現場的照片,及後又入稟控告現任元朗區議員張秀賢誹謗。廉署近年已被廢武功,還是出現王氏家族被捕的事情。更不要提,大約十年前,仍是發展局局長的毒娥,因處理新界村屋僭建事件,被勇武的新界原居民火燒「林門鄭氏」紙公仔及紙棺材…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新界原居民勇武的時代過去了,所以劉主席只能夠「關注」鄕議局在選委會中有沒有席位。選委會的確很重要啊。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出席網台節目「議會內外」,接受前民主黨主席、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訪問時説,曾有線人向他透露,只要保留選委會的權力,北京有心理準備讓泛民在立法會佔半數,唯(戴耀廷的)35+計劃令北京發現「原來畀反對派贏到過半數,可以咁大件事」,因此直接促成北京訂立港區《國安法》。是甚麼線人,可信程度如何,曾鈺成當然不會透露,那位線人又是否真的肯定如民主黨、公民黨等真的會攬炒(劉慧卿即時澄清:民主黨不在攬炒之列)。在立法會多年、熟知泛民老屎窟性格的曾鈺成,竟然又會對「線人」放料照單全收,而偏偏是收料後默不作聲,到了上「議會內外」才爆料。

曾鈺成又指,在35+之前,還有一九年底那次區議會選舉,那是北京對本港選舉制度看法的轉捩點。北京顧忌的不是民主派大勝,而是民主派勝出的方式,選民不是以參選者民生工作或個人能力投票,而是以「呢個手勢」(曾在節目中做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手勢)作投票取向,令區議會政治化。曾鈺成對自一九年中的反修例運動愈演愈烈,至去年中北京霸王硬上弓強推《國安法》整段歷史的記憶,跟我們完全不同。他不再提,毒娥冥頑不靈,拒絕收回引渡條例修訂案,對示威者窮追猛打,最後導致局面一發不可收拾的前因。根據曾鈺成的邏輯,二零零三年港人若不上街反二十三條,北京早就讓香港全面普選了。

説到底,北京要的是:預知結果、能操控的選舉。在這個問題上,歷任北京領導人的看法本質上並無分別。可是,香港人並不認為這是真正的選舉。近兩年的連串事件只不過是把這個基本矛盾完全展現出來。圖窮匕現,北京現在是要徹底改造香港,一次過清洗所有舊勢力,包括劉業強代表的鄕議局,以及曾鈺成曾經代表的土共。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