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欄日前標題為「香港抗爭紀錄片入圍奧斯卡 中國制裁荷里活為期不遠」,話口未完,自由亞洲電台引述消息稱,中國中宣部下達指令,各媒體要低調處理今屆奧斯卡頒獎典禮,選擇不敏感的內容報道,中央電視台取消直播。一部短片(《不割蓆》)入圍,已經大動肝火,若此片得獎,豈不是要向奧斯卡評審委員會大興問罪之師。荷里活業者投票時,又會否感受到「外部勢力干預」,自我審查?現時美中兩國之間的矛盾是全方位的,簡單如一個武漢肺炎檢疫,也鬧出小風波。大公文滙等赤媒旗下網媒《點新聞》指,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兩名職員確診後,以「外交豁免權」為由,拒絕接受隔離。總領事館日前發表聲明反駁,指有關報道是「假消息」。另外,美國國務院昨日(三月十七日)根據《香港自治法》,更新對香港政治、人權狀況報告,確認將二十四名港中官員列入制裁名單。特區政府又行禮如儀地譴責。聰明的讀者一定估計到,今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白宮國家安全事務顧問蘇利民在阿拉斯加首府安克拉治市,會見中國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及外長王毅時的氣氛是怎樣。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有趣的是,在這個拜登上任後首個美中高層官員會面前夕,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布林肯日前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時,衝口而出以COUNTRY形容臺灣。稍為敏感的北京外交智囊都會問,這是衝口而出,還是測試中方的底線?英文三個字COUNTRY、STATE、NATION,中文一概以「國」、「邦」翻譯,但其實譯不出當中的分別,例如以「州」來對譯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美利堅合衆國)中的STATE是極錯,誤導中文讀者以為「聯邦政府」就如中國的「中央政府」。其實,美國的STATE應該是「邦」。COUNTRY這個字地理含義遠高於政治,若布林肯有意測試北京底線,他就會選擇STATE這個字。據此,我推斷他是口誤。不過,這也反映出一個問題,布林肯外交經驗實在不足。有云:「一言興邦,一言喪邦」。外交辭令應有一字不能放鬆的嚴謹。老一輩的外交家如基辛格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我們也可以將特朗普與拜登作對比。特朗普朝綱獨段,手下都要聽他指示,但拜登政府現在好像行自動波,拜登除了對國人疫苗注射問題上顯示領導才能外,其他議題一概隱形。最好笑的是,他上周竟然在公開演説中忘記了國防部長名字,以「那位部長」蒙混過關。在此之前,攻擊敍利亞事件中,又爆出副總統賀錦麗自稱未被諮詢,毫不知情,並公開質疑有關決策。特朗普絕對不會容易這種事情,有的話,相關官員必定炒魷。

我們局外人總要疑中留情,不能一口咬定,拜登團隊都是廢物、廢柴。這個新上任團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磨合。從這個角度看,美國對華政策不可能立即改變前朝方向,同時亦不會貿然加強壓力,因此,所謂二十四名港中官員制裁名單也只不過是「蕭規曹隨」而已。至於選擇在冰天雪地的阿拉斯加會面,就正如去年時任國務卿龐貝奧在夏威夷會見楊潔篪一樣,以堅持在美國地方舉行會議,顯示美方的主導地位,但又不在華府隆而重之接見,以暗示美方並不在乎會面結果。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