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此聲明,我曾在網台節目中呼籲在立法會選舉中投白票,那是針對功能組別,包括泛民頗有勝算的組別,例如教育界、社福界。那時還遇到部分網民的批評,説是「分化」。重提舊事並非要證明自己不是「鬼」,而是要指出,短短一年間,香港的政治形勢急轉直下,現在連呼籲投白票也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不過,這也只是表面現象,更深層的意義是,當權者想要不止於沒有白票、廢票,更要做到:港人自發地,熱情地投票給欽定的參選者,投完票後,還在票站外對著鏡頭激動地説:從心𥚃感謝寛大的黨中央賜給港人選舉!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日前表示,經中國人大常委會修訂、有關特首和立法會選舉的《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提到,香港「應當採取措施,依法規管操縱、破壞選舉的行為」。既然泛民舉行35+內部初選也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呼籲投白票被指「操縱、破壞選舉」又有何奇怪。謝偉俊説得更直接了當,呼籲投白票或會觸犯《國安法》。他補充,現階段毋須規管投白票。潛台詞是:「現階段」不須,當然不等如將來沒有可能…

我無意討論立法規管投白票、具體執法難度等問題,亦相信絶大部分港人對有關題目完全不感興趣。投白票充其量都只不過是消極不合作,在政治上改變不了大局。我想知道的是,這種高壓政策下一步會如何推到極致。

網上近日流傳一篇已故黃霑的舊文,標題是:「不言論的自由」。短短數百字,此時此刻,讀來只能説一句,世事都給霑叔看透:「香港是全世界中國人聚居的最自由地方。香港人享有的自由,他處無可比擬…但,在香港,另有一個人人都在享受的好處,這好處,恐怕知之者少。那就是不言論的自由。我不想講話,可以不講,不發表意見,沒有人可以迫害你。這好處,現在我們不欣賞。到失去了這好處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原來不言論的自由,也這樣彌足珍貴。」

霑叔最厲害的是結尾一段:「你(政府)推行舉行,我不投票,沒有人有權用槍桿子指著你加以迫害。但香港如果換了另一個政府,我怕,想不言論,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瞭解中共本質、曾經目擊文革的人,預見香港主權易手後「沒有不言論的自由」並不出奇,難在想像到香港有日有人用槍指住你個頭去投票!

魏晉時期竹林七賢中的阮籍,史書記載「足不出官場,口不臧否人物,故能自保於亂世」。不出官場是拒絕同流合污,不臧否人物是獨善其身,兩者都只不過是消極不合作主義,在所謂「封建王朝」的亂世尚且有此「自由」。二千年後,我們連阮籍這種沉默自保的自由也沒有。二十一世紀極權不單要控制人民的行為,還要控制其思想,更甚者,是摧毀其作為人的尊嚴。

今後的「選舉」,泛民有意入閘者,要去乞求建制提名,要接受各式各樣的羞辱,為何當權者不索性行委任制?答案很簡單,「選舉」就是要摧毀泛民僅有的尊嚴。「看,連你們港人視為民主運動領袖都如此無骨氣,委曲求全,你們還搞甚麼不合作運動?」

其實,真正的疑問不是投不投票,而是沉默的自由是否正在消失中。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