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戰?危言聳聽?這不是我説的,而是一位獨立俄羅斯軍事分折家PAVEL FELGENHAUER説的。他昨日(四月六日)指出,俄羅斯在與烏克蘭邊境接壤地區部署四千士兵。「威脅正在增加,而且速度極快。(俄烏邊境發生的事)傳媒大部分都沒有報道,但我們看到極壞的訊號。危機可能上升至泛歐戰爭,如果不是世界大戰的話。」遠在東歐的疆土糾紛,我們在香港是塘邊鶴,即使是真的打起來,頂多是歐戰,難以稱得上「世界大戰」。可是不要忘記,在亞洲這邊,遼寧號航空母艦戰鬥羣進入臺灣周邊海域進行「訓練」,同時周一(五日)再有十架共軍戰機闖入臺灣西南部空域。另一方面,美國羅斯福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再次進入南中國海。這幾件事之間的互動關係才是事情的關鍵。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俄烏之間的歷史恩怨,誰是誰非,一言難盡。近期的危機升級,我認為源於美國總統拜登上月中稱俄羅斯總統普京為「殺手」。這句話的背景是美國情報機關指,俄國及伊朗曾企圖影響去年的美國大選(沒有證據顯示中國有這樣做)。普京聽完後立即上頭,回敬一句:「做了那樣事情(指「殺手」)的人才會這樣説。」針鋒相對。很明顯,克里姆林宮認為白宮是發出直接威脅訊號,但拜登無視普京的激烈反應,本月初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他曾是喜劇演員)通電話,表明支持烏克蘭。論軍力,烏克蘭根本不是俄國對手,有如螳臂擋車,但有美國,甚至歐盟在背後撑腰,那又另作別論。

傳媒完全沒有報道的是,其實早在三月二十四日,澤連斯基已簽署聲明,要求暫時被佔領的克里米亞自治共和國及塞瓦斯托波爾市重新歸還本國。上述地區的親俄武裝分子在俄國支持下,脫離烏克蘭,成為實質俄軍控制地區。基輔當局的聲明,對於莫斯科當局來説是變相宣戰。普京當然不會示弱,除了派遣軍隊到俄烏邊境接壤地區外,更有四艘俄國波羅的海艦隊戰艦從英倫海峽駛到黑海增援。普京可以保護俄裔同胞為名出兵烏克蘭。

美國主流傳媒不會報道的是,若現任總統是特朗普,俄烏危機不可能重現。至少,特朗普不會稱普京為「殺手」。普京亦不會跟特朗普賭一鋪沙蟹。普京當然不想發動一場世界大戰,但他估計拜登骨子裡軟弱,再加上武漢肺炎瘟疫困擾美國,可以跟美國玩BRINKMANSHIP(邊緣政策),認為只要衝突局限在克里米亞地區,甚至烏克蘭東部,美國及歐盟口頭譴責,但不會有實際行動。

世界局勢一環緊扣一環。當拜登視普京為頭號敵人時,北京是否認為有機可乘,趁華府注意力集中在東歐時,趁機染指臺灣海峽?遼寧號並不具備真正戰鬥力,但其戰鬥羣穿越宮古海峽則是要向日本發出政府治訊號,不要在臺海、新疆、香港等問題上,與中國對立。反而,美國羅斯福號航空母艦戰鬥羣重回南海、菲律賓出動戰機促「滯留」在南海牛軛礁二百艘中國漁船撤離等才值得注意。兩者都是對北京的間接警告。

俄烏糾紛,五月俄羅斯衛國戰爭紀念日前見真章。從歷史經驗看,真正永恆的危機是,獨裁者發動戰爭的誘因及動機最強,中外皆然。

普京昨天簽署了法令,讓自己可續任總統職位至二零三六年。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