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觀衆説:「無線新聞,是是但但」。現在重温,彷如隔世,因為實在太耐無睇無線了,連閙都費事。可是昨晚(四月七日)破例看了YOUTUBE上的無線新聞直播。屯門友愛邨有兩宗不明源頭武漢肺炎個案,懷疑有隱形傳播鏈,無線電視記者「做扒」(行內術語:記者到肇事現場,在鏡頭前做直播或錄影)期間,突然有V.O.(畫外音)大叫「食屎啦無線!!!」,記者強作鎮定繼續做扒,隨即有黑衣人在鏡頭前豎起中指繞場一周。不要誤會,我認為今次是雞毛蒜皮小事,而且效果良好,證明無線依然受人關注,收視爆升,不像亞視般完全隱形(噢,原來係仲有響度,臉書上有ATV亞視數碼媒體,還有APP),而且升了呢,今次不單只新聞部「童子軍跳彈床」,而是成個TVB食屎。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做了新聞這麼多年,看見這樣的埸面只會食花生,我想其他行家也是這種心態。難得的是,在楊健興先生主政下的香港記者協會晚上又一本正經地發聲明:「譴責」阻礙新聞工作者履行職務的行為,要求「各方面」讓前線新聞工作者能夠有效地履行第四權天職。我倒要問,這些年來,無線新聞台有履行過第四權天職嗎?吳亮星誣捏被綁架到中國的銅鑼灣書店老闆坐「洗頭艇」,主播方東昇不查證依稿照讀,算是履行第四權?王俊彥告別無線,説「荒謬背後原來無藥可救」,楊主席讀了嗎?人必先自侮而後人侮之。若此等小惡作劇值得譴責,那麼立法禁止、打壓記者查册,履行新聞調查職責,又應有何種反應?

我們這一代人的集體回憶,重要部分必與無線有關。它墮落到今天的地步,咎由自取,與人無尤。中共黨員、前上海廣播電視台台長、前上海市委副秘書長及市委辨公廰主任,現在是無線大股東的黎瑞剛,昨日大發雷霆,對無線的表現「非常不滿意」,形容過去十年是無線的「迷失十年」,節目製作老化,內部山頭林立,離年輕觀衆愈來愈遠。這位號稱「中國梅鐸」的共產黨員真正想説的,其實也是「食屎啦無線!!!」再看看他提出甚麼靈丹妙藥,噢,原來所謂的「創意」是製作中國青年創富故事啟發港人。對啊,馬雲的故事最啟發港人:坐擁千億鉅富又如何,隨時收歸「國有」(實際是搶刼)。

這位「中國梅鐸」最搞笑的是,説無線廣告收入下跌,與網民發起抵制廣告商等外部政治因素有關,希望當局探取措施阻止。果然是青出於「梅」勝於「梅」,真梅鐸不敢説的話,A貨梅鐸説了。呼籲投白票有罪,呼籲抵制無線有罪,不如你立法一定要睇無線呀笨。由這樣的紅色商人來控制香港最重要的電視台,霸佔大氣電波,整個行業判了死刑,任你找甚麼福祿壽來提升創意,都是返魂無術。我亦可斷定,日後福祿壽搞了一大輪還是無起色,便大量輸入中國電視人才和節目,將香港電視台完全溶入大灣區電視宣傳機器。

今天的當權者不明白的是,電視劇、跑馬、足球全是港英當年最重要政治維穩工具,特別是所謂「免費娛樂」,對低收入階層是必不可少的精神鴉片。少了電視劇、足球,維穩力度當然不足。不過,這方面的問題,我也不會多説,費事教精啲壞人。

執筆至此,報道説蔡玉玲《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獲新聞人權獎,港台回應:「不會領獎」。世間有這樣的事情,工作出色的員工要制裁,拿了獎的節目反而要禁播。那個廣播處長是否也應該食屎?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