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見昨日「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小學生被安排重演8.31太子地鐵站恐怖襲事件,身為家長能不心寒嗎?我相信這是有意的安排,用意是震攝一下港人。不過,正如本欄日前説,世事往往吊詭。震攝的結果可能是嚇到家長紛紛為孩子退學。《星島日報》統計發現,全港官津中小學本學年就讀學生流失逾一萬四千人,佔整體百分之二點三,創五年新高。小學流失近四千九百人,較上學年急增二十二倍;中學退學人數則達九千二百人,較上學年增加一千六百人。報道引述一名小學校長稱,不少家長對本港未來發展憂心、失信心,預料明年退學潮更甚。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面對暴政,港人不會學緬甸人那樣同佢死過,應對的三部曲順序是:一)退學潮;二)撤資潮;三)移民潮。還有揾錢機會、業務在身的,先安置好孩子、伴侶到安全的地方,錢也搬到離岸戶口或購買外國物業,到最後關頭自己才全身而退。我敢擔保,絕大部份中產家庭都已經作出以上部署。

不要誤會,我沒有因昨天兒童版8.31太子站恐襲模擬憤怒,相反,我覺得好笑。現在是不要温水煮「娃」,而是要熱水殺「娃」。獲安排去演出模擬戲的小朋友,家長事前應被知會,答應的不是有既定政治立場,就是對社會上近幾年發生的事情沒有感覺。這些家庭的孩子也用不著我們去擔心。更重要的是,小孩子根本不知自己做甚麼事,到懂事之後,就有自己的判斷。

有沒有洗腦教育?當然有,但不是普通人想像那樣。蘇聯獨裁洗了幾代人的腦,也曾洗了其他國家不少人的腦,但最終逃解體命運,皆因政治及經濟制度違反人性。洗腦教育最大的遺害不是在政治意識形態,而是在價值觀的扭曲。生活在獨裁社會的人,必須學會口是心非,言不由衷,陰奉陰違,才能保命…連小孩子亦是如此。稍為正常的家庭,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怎會喜歡這樣的環境。中產家庭對下一代的期望不是大富大貴,而是做一個DECENT 的PROFESSIONAL,例如醫生、律師、工程師。只要看看現在這些專業精英的處境,移民是絕對理性的決定。

洗腦教育如果成功的話,照理每一個學生都像倒模一樣。可是,現實卻非如此。現在流亡海外的前香港衆志成員羅冠聰昨日在臉書説:「教聯會過去數十年最大的錯誤,應該是在根正苗紅的黃楚標中學產出了我這位『畢業生』吧。」原來羅冠聰的「政治啟蒙」不是甚麼KOL,而是該校的女校長。她在劉曉波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在學校早會上大肆批評劉曉波,指他不尊重國家、不尊重知識分子,害得羅冠聰要GOOGLE一查究竟,卒之慢慢了解到民主、自由為何物。正面教材之外,還有反面教材,可能後者的教育意義更大。羅冠聰在黃楚標中學看到的絕大部份是反面教材,造就了今天的他。

香港的小孩子很早熟,十多歲已懂分辨是非。耳聞目睹近年發生的事,完全領略「好仔唔當差」的道理。聞説今年紀律部隊招聘新人遇到極大困難,教育、年齡要求門檻全部要大幅調整。如果再加上退學潮的因素,恐怕幾年後只能靠中國新移民補充。

洗腦教育要幾代的「努力」,才有些微效果。獨裁政權有這樣的時間嗎?忽然醒起,「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正是鐵達尼號沉沒一百零九周年。這個巧合真有趣。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