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局六月廿九日進行政制大辯論。 第二部政改方案(九五年立法局選舉安排)二、三讀,冗長的辯論過後,九五年政制建構便告拍板。

有關九五年立法局選舉安排,在組成結構方面 —:直選二十席、功能組別三十席、選舉委員會十席。參與辯論,就「彭方案」提出修訂的議員們心裏有數,已成「鐵案」。港同盟的「直選 三十席」是「開天殺價」,「二十席」是「底線」。接受這個辱沒了民主的「底線」,是因為 「彭方案」的「功能組別」及「選舉委員會」設計形同直選。港同盟「支持」立法局全面直選, 「主張」三十席直選,「接受」二十席直選。他們究竟算是那一門的「民主派」?「好色無膽, 好酒無量」,搞個屁啊!

「滙點」又是「民主派」,又以「彭方案」為「底線」。「民協」只有馮檢基一人,湊合一 下的角色,無足輕重,但是也以「彭方案」為「底線」。

怎麼所謂民主派都以「彭方案」為「底線」,自甘下落為肥彭的橡皮圖章。

據說這是顧全大局;這是兩害(或多害)相權取其輕;這是「彭方案」接近民主! 爭取民主徘徊瞻顧,進退失據;對於極權的中共及擅專的港英,怯於抗爭,那是「和稀泥派」。這些人的「投降」與「舐共派」譚耀宗、黃宜弘、李國寶、詹培忠、鄧兆棠、曹紹偉、林貝聿嘉 (倪少傑、劉皇發如非「自由黨」,亦劃入此派)的「投機」,同樣是站在大多數民意的對立面,是逆潮流而動的「反動派」,稍有分別,只是程度不同。

乖乖的不得了,「舐共派」在今天的政制大辯論中「扮演」要角。他們從來也不是要角,到 了這個關鍵時刻,他們竟然成為要角。 甚麼要角?否決「彭方案」的要角!

「自由黨」的「九四方案」倒退、保守,區區連評論的興趣也沒有,但是卻成為抗衡「彭方 案」的主流方案,他們在立法局人多勢眾(以官委議員為主),手握十五票,再加上所謂人不像 人鬼不像鬼的「早餐派」,便可篤定過關。「自由黨」要求三位官守議員保持中立不投票,區區 極表贊同。但是人們也許要問:官守議員與官委議員有甚麼本質上的分別?彭定康何許人也,於這種數人頭的議會遊戲,會毫無「數字觀念」?

「投降派」做「彭方案」的橡皮圖章,「舐共派」替「自由黨」護航,二者雖有手段上的 「矛盾」,但出賣港人則是「統一」的!

(原載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