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昨晚(四月二十一日)刊出一篇長達數千字的特別報道,題為:「中式公義來到香港,香港活動家走頭」,詳細探討四十七名因參與泛民內部初選而被控《國安法》的人士所受待遇。報道的重點是引述一位現任地區法院法官及兩位退休法官,嚴厲批評上述案件審訊過程中對被告的不公平對待,歪離香港的普通法傳統。被訪的現任地區法院法官直指,案件中的保釋申請聆訊,令人想起中國及其他威權政府用來公開羞辱、打擊政治對手的「做騷審訊」。説出這番話的法官當然不會具名。不過,路透社亦同時引述著名美國紐約大學法學教授、中國法律專家孔傑榮(JEROME COHEN),「在中國,情況(較香港)更為惡劣,而香港的情況將會惡化。」路透社很公平,亦就有關問題向中國政府查詢,但得不到回應。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同樣是不具名的香港退休法官則指,保釋申請的處理手法令人震驚,法官在法庭應有最高決定權,可行使酌情權控制聆訊時間,並確保庭內的人獲適當照顧,「我實在無法理解,是怎樣導致如此嚴重錯誤。」港大法律系教授楊艾文批評,最令人不滿意的是,被告人士的待遇和程序的效率,我們要問,是否有必要同時檢控每一個人,並且同一時間處理。」

已退休的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馬道立在一個英國網上論壇説,對《國安法》下由特首指定法官審理《國安法》案件的安排感到「奇怪」,應由司法機關自行決定主審的法官,而非一些涉及政治及其他議題的人士決定。他認為這是司法獨立的一部分。馬道立有名有姓,雖然批評相當温和,立即被狙擊。《頭條新聞》引述執業大律師龔靜儀就馬道立退休後,加入倫敦BRICK COURT CHAMBERS作仲裁人一事表示,「自黑暴反政府暴亂以來,英國不停地再對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指指點點,和其他西方國家如美圖一起干預中國內政。在這個關鍵時候,馬道立公然加入英國的大律師事務所…」她建議,特區政府應考慮規管退休後的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必須經過一段長的過冷河期,才可在香港以外地方工作。甚麼是「上綱上線」,由加入英國律師行竟可聯想到「顏色革命」,看了這位龔大狀狙擊馬道立便深有體會。

法律精英終於對荒謬事情出了聲,批評集中於《國安法》與普通法的基本矛盾。但對於我們這些草民,要鞭撻的事又何止四十七人案:低劣水平的檢控、控方證人夾口供,作假口供、選擇性檢控、被告人權遭嚴重侵犯…這幾年來我們見得少嗎?法律精英至今不敢指出的是,法庭在政治壓力下,已成為暴政的專政工具,法官背棄了殖民地的普通法教育和訓練,自毀長城。

路透社報道的標題是「中式公義」。公義真的有分中式和西式?雞飯可以有海南和不是海南的,炒飯可以有楊州和不是楊州的,但公義、民主、自由都只有一種,若在之前加上地方限定詞便不是真貨。

袋鼠是澳洲産品,但KANGAROO COURT卻不是澳洲貨,它源於十九世紀美國巡迴法官,收入來自辦案數量甚至被告的罰金,這樣判案當然不會有公義。法官跑來跑去似袋鼠,因此法庭被稱為袋鼠法庭。

沒有公義的法庭,管你中式、俄式、緬甸式,都是袋鼠法庭。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