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政改方案的「要害」部分(九五年立法局選舉安排)於一九九四年六月三十日凌晨二時二十分,即距離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整整三年,在立法局以三十二票贊成,二十四票反對, 兩票棄權獲得通過。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香港中國人在主權移轉之前得嘗民主夙願,可以在九五年立法局選舉中「當家作主」。儘管是禍福難料(即使是「一國兩制」也是充滿不確定因素);儘管是港人選出的立法局議員只有一 年多任期,九七年六月三十日全部「落車」;但是百年香江殖民統治總算添了民主政治篇章。

必須指出的是,此一「短暫」的「代議政治」,並非英國賜予,而是多年以來港人對民主政治渴求熱切,造成沸揚民意,與擅專的政府、投機的政客「互動」的結果。

港督彭定康九二年十月提出政改方案,是英國對華外交政策的重大改變。一年多以來,中共 鋪天蓋地的圍剿,攻伐「三違反」政改方案,港人由最初強力支持,到徘徊瞻顧,期間「民意如流水」,亦幾經轉變。那些懔於中共極權威脅,於是開始另覓奶娘的政客,祭起安定繁榮大旗,隨着中共的調子,譜成「群妖亂舞曲」。反彭親共振振有詞。殊不知他們不是在反彭,而是反港 (封殺港人自由意願)。

區區要請那些「安定繁榮」論者捫心自問:你們敢以人頭保證,如果彭方案不獲通過,香港 明天便會璀璨光明嗎?

六月廿九日上午九時至六月卅日凌晨四時這一整天,是香港「行政主導」政治建制下的立法 局,首次可以自主的一天。

撇開「自由黨」、「港同盟」兩大黨團,以及「舐共派」、「早餐派」等各種不同樣相的議 員政治表演的背後究竟是些甚麼,這一天的立法局場內場外波詭雲譎,真是好戲輪番上演。 在議會殿堂上,人們看到比較像樣的雄辯滔滔,百花齊放、百家爭鳴。場外(休息室、會場走廊)交頭接耳,又是另外一種景觀。

區區要說的是,那些平日遠離羣眾,不知議會政治為何物的政客,此刻仿佛變得成熟了,他 們自覺或不自覺的按照民主的遊戲規則玩政治。

「自由黨」的「九四方案」以一票之微被否決,李鵬飛說「雖敗猶榮」。說得也是,「舐 共 派」及「早餐派」的十三票加上「自由黨」的十五票,幾乎創造了出賣港人的歷史醜陋的一頁。 李鵬飛、李家祥,二者皆堅信否決「彭方案」有利於香港。他們的邏輯似乎是:中共強大,香港弱小;中國發達,香港便不會做乞丐。區區寧願相信的是:「雙李」是「好人做壞事」,而不是 投機取巧賣乖。

「自由黨」、「港同盟」、「舐共派」、「早餐派」,單打獨鬥的劉慧卿,以至彭定康,在 這場政改鬥爭中全都是輸家。

(原載一九九四七月一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