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九年元朗7.21白衣恐襲事件,第一個與該事件有關而被法庭定罪的是記者蔡玉玲。説「有關」,當然不是指蔡玉玲參與在內,而是她作為港台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編導,為查找事件的真相查册,成為當權者的眼中釘,被官方狙擊。整件事很富象徵性,白衣恐襲事件的幕後黑手逍遙法外,幕前的白衣人找來幾個蝦兵蟹將嘗試頂罪,䄂手旁觀的更加升官發財,當日被毆打的反而成為被告,是非對錯之顛倒莫過於此。希臘悲劇大師愛斯奇勒斯説過:「在戰爭中,最早傷亡的是真相。」當權者要向真相宣戰,而記者的天職是發掘和守護真相,無可避免地成為狙擊對象。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歐盟駐港辦事處在推特發帖表示,「今日新聞從業員蔡玉玲的信念,提醒新聞自由並非理所當然,而且法律不應扼殺合法新聞作業。」暴政與新聞自由不可能並存,而當法庭為暴政服務時,扼殺新聞工作是理所當然。問題是,歐盟發了帖後,又有何跟進行動?或許美國國務院稍後也會就蔡玉玲案發聲明,但卻不足以阻止香港新聞自由繼續淪亡。

《7.21誰主真相》其中一名受訪者,亦是當日被白衣人襲擊的廚師蘇先生在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説,法庭的判決雖是意料之中,但也感難過,「睇得出個政府擺明係要針對…無論報道又好,講乜又好,總之佢唔啱聽,或挖佢啲瘡疤,就擺明揾位做你。」他感謝《鏗鏘集》團隊鍥而不捨追查,揭露7.21事件更多資料,「原來浄靠記者都可以做到咁多嘢」。

當權者赤祼祼地狙擊新聞工作者,但不會直接承認。市民會問,《大公》、《文匯》也曾對市民及抗爭者做過查删報道,點解冇事?執筆之際,警方證實,因早前接獲市民投訴,指有人在一篇文章中公開報道車主資料,在二月十一日在港島拘捕一名四十七歲姓黃男子,涉嫌「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例下的證明書而作出虛假陳述。」網上傳言稱,被捕者為《大公報》記者。若消息屬實的話,並不代表當權者一視同仁,公正無私,只不過像7.21事件之後拿幾個蝦兵蟹將做替死鬼那樣,以一兩赤媒喉舌員工受靶,反駁外間的批評。其實,只要想想,為何這個消息緊貼在蔡玉玲被判罪後放出,便瞭解箇中關係。

《鏗鏘集》的7.21事件專題報道得到外界一致認同,也獲頒「金堯如新聞自由獎」,蔡玉玲的刑罰是罰款六千元。刑罰不重,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後一切追查被當權者認為不利的事情,所有渠道都會被封殺。假如這樣都不足以封殺新聞自由,那就要封報、封網了。我再説一遍:暴政與新聞自由不可能共存。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新聞自由不是法律問題,而是政治問題,因此,我不會對法庭的判決感到憤怒或傷感,而是對那份判決書深深的藐視。

我們今天如何做記者?這已不是一個哲學、學術問題,而是切身的存在問題。若説蔡玉玲被判罪是「新聞界黑暗的一天」,日後有傳媒被封,又可以用甚麼形容詞來形容,而且我相信這個日子亦不遠。

今時今日做一個専業記者,不是職業,而是志業,甚至是一種政治抗爭工作。沒有心理準備要為此付出代價的朋友,趕快轉行吧。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