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廿九日的政制大辯論,彭定康、「自由黨」、「港同盟」、「匯點」、李家祥(九四協 調方案的「早餐派」旗手)、「舐共派」、劉慧卿等人,沒有一個是贏家。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彭定康雖然贏得「民主派」的護航,卻輸掉了委任議員的支持,他的政改方案一直獲得相當多民意支持,但在中共的圍剿封殺,以及基於他對祖家利益(含英資利益)考慮下,不敢扭轉逆勢,最後迫得將燙手山芋投向立法局,美其名由社會公決。然而,委任議員紛紛倒戈,他只能靠那些缺乏崇高踏實民主理念的民選議員,以及殖民政府的餘威,僥倖過關,可謂勝之不武。雖謂支持「彭方案」的絕大部分立法局議員有民意基礎,但在立法局卻是少數,這個結果並不能反映絕大部分港人的意願。如果在中英有關香港政制談判失敗後,彭定康敢於豁出去,「自我完善」,將複雜的「彭方案」變成簡單的「全面直選方案」,然後來一個「全民投票」,那麼「民 主鬥士」這頂桂冠他便可以戴得上的了。必須指出的是,即使「彭方案」獲得通過,顯示港人在九五年 的立法局選舉中能夠當家作主,香港政治發展跨出一大步,但絕不是彭定康以及政客的功勞,而 是潮流所趨,不可逆轉。九七年後倘出現逆轉,中共必須付出代價。

在這場攸關香港前途的政制大辯論中,彭定康連「慘勝」都算不上。

「自由黨」雖然功虧一簣,但是無疑打了最漂亮的一仗,幾乎讓彭定康在陰溝裏翻船,他們 挑戰殖民政府的權威,如果是因為道德勇氣的驅使,就必然敢於挑戰共產黨的權威,奈何槍口一 致對彭(定康)卻是因為共產黨權威的「精神」鼓舞。 不要罵鮑磊為「叛徒」,不要埋怨有人「轉軚」,不要說如果不是某某棄權,「九四方案」 就通過。這是沒有意義的。在政制方案的表決過程中,每一票都是關鍵。你敢說彭震海那一票不是關鍵嗎?據說彭震海原先支持「九四方案」,後來轉投反對票,區區甚至也可以說是國民黨搞垮 了「自由黨」!

誰是叛徒?誰沒有良心?政治就是這樣的!

所以,李家祥不必黯然神傷以至潸然淚下。

人們不會對那些權力來源不是來自民眾的人有任何幻想,甚至道德的期待。他們各為其主, 但是沒有一個背後的「主人」是民眾。

搞政黨猶如開香堂,有「江湖道義」,沒有「社會公義」。你們的所謂義氣,或「道德」的束縛,只在狹小的「江湖」有效。
台灣的立法委員朱高正有一句名言:「政治是高明的騙術」!這在民主開放的社會可以這樣說,但在與時代潮流脫節的香港現階段立法局而言,人們說說看,那一個政客是高明的。

(原載一九九四年七月四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