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慧卿的「全面直選」私人法案以廿一票反對、二十票贊成被否決。「全面直選」並非立法 局的「主流」意見,遭否決乃屬意料中事。至於只是以一票之微落敗,「激進民主派」亦不必怨 天尤人,甚至作出這樣那樣的「假設」。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劉慧卿的「私人法案」是在六月三十日凌晨立法局三讀通過「九二方案」後才進行表決的, 投票結果是「造」出來的。如果「舐共派」和部分「自由黨」籍立法局議員不故意「開小差」, 而是留守至最後,並且投反對票,便沒有所謂「一票之差」的結果了。詹培忠說「希望」劉慧卿 的「全面直選」私人法案通過,讓彭定康難堪。那就是說彭定康在「兩案並陳」時必取「九二方案」,他就成為扼殺「全面直選」的罪人了。

於是,「蟻聯」、「民促聯」兩個「激進民主派」弱勢團體,才會因為「匯點」三位直選議 員李華明、黃偉賢、狄志遠對劉案投棄權票而義憤填膺,大罵不仁。

「激進民主派」認為「匯點」親手葬送了「全面直選」的機會。從政治現實考量,「匯點」的做法並無不妥之處,他們明知不可為而不為,再加上受政綱限制,不得不已。然而從政治策略 來看,「匯點」這幾位小朋友真是「IQ零蛋」。因為「舐共派」還會運用「賭爛」策略,而他 們卻不懂得檢便宜,搞到被人質疑「民主派」的立場。

再說,爭取民主固然是一個長期的目標,但是這種崇高的的理想不能輕言放棄,更不可以遷 就半生不熟的「政治現實」觀念。何況「滙點」的所謂政治現實,與「自由黨」並無本質上的不 同,都是檩於中共極權和奉《基本法》為「聖經」。

「民主派」缺乏崇高踏實的意識形態,自甘墮落為遷就「政治現實」的九流政客。

令人不解的是,立法機關「全面直選」在《基本法》也有所謂「最終」的規定,換言之九七 年後的「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終有一天」是「全面直選」,這個「終有一天」並無時間表, 所謂「急緩」應以港人意願為依歸。「滙點」本來可以在劉慧卿「全面直選」案表決時,表達這 種全面直選「緊迫感」。但是他們卻放棄投票,予人全無道德勇氣的印象。

「滙點」在幾個月後便會解散,與「港同盟」合組「民主黨」,政綱在研擬中。區區要問,「民主黨」對「全面直選」的步伐急緩究竟持何種態度?

「港同盟」可以在「九二方案」通過後支持劉案,為甚麼「滙點」不能?因為「滙點」有言在先?可是「匯點」在政制大辯論之後卻要依附「港同盟」。
這樣的「民主派」,香港的民主政治真是吾不欲觀之矣!

(原載一九九四年七月五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