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所料,趙婷導演的《浪跡天地》橫掃奧斯卡三項大獎(包括: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又一如所料,中國全面封鎖有關她獲獎的消息。這更加證明「中國遍地謊言」不是假話。中國網民説:「無1之地也是夾,難道閉上眼睛就不存在了?太容易上網上線。」NOMADLAND在中國譯作《無依之地》,中國網民為避過審查,寫成「無1之地」,「夾」意思是「删除」,他們諷刺官方「掩耳盜鈴」。同理,在二十一世紀互聯網年代,港人又豈會不知道,憑《科萊特》奪得今屆「最佳紀錄短片」獎的美國導演安東尼賈基諾在領奬時,不忘為港人打氣:「不會忘記香港的示威者和民衆。」任你當權者如何「夾」,香港的抗爭運動早已深深印入世人的腦海𥚃,不會磨滅。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中國遍地謊言,香港焉能倖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昨日(四月二十六日)警署報到期間,收到警方社團事務主任文件,指民陣涉嫌違反《社團條例》第五條,要求民陣以書面向社團事務主任提供六項資料,包括:未有再申請註册原因、民陣社交媒體專頁是否由民陣建立和管理、要求提供民陣由二零零六年九月至今曾舉辦的遊行集會資料,要求交代民陣成立以來的收入來源、開支、用作接收任何資金或款項的銀行及戶口號碼等。警方社團事務主任要求陳皓桓五月五日或之前回覆。以前唔查,今年六四、七一前全面徹底地查,不用我解釋,讀者也知道發生甚麼事。

還記得上月初,新加坡《聯合早報》引述「消息人士」稱,港府正調查民陣有否接受美國資助,如有則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民陣或遭取締。教協、街工、民協、公民黨、新民主同盟、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民主中國陣線隨即宣告退出民陣。被捕的被捕,退出的退出,陳皓桓現在是「兩間餘一卒」。

據説,支聯會擬於今早向警方申請舉辦六四集會。主流傳媒引述警方消息稱,「由於疫情關係」,警方批准六四集會的機會比較微。疫情?昨天是「零確診」,新聞發布會也沒開,但有關方面沒有掉以輕心,計劃禁止六四集會,很可能有人預估六月初會爆發第六波(不是反話,「來港易」到時擴及全中國,歷史或會重演)。再者,有了港區《國安法》,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口號是否被認為觸犯法例?支聯會中人透露,梁耀忠(曾任支聯會常委多年)辦事處在上周六(二十四日)起退出支聯會。

當權者的眼中釘當然不止民陣、支聯會。中聯辦日前點名批評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指其對李柱銘等人組織或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一案的評論,是「散佈歪曲言論,並公然為暴力者開脱、抺黑執法者及向司法者施壓…其嚴重言辭已引起香港各界及法律界的公憤」。真的有「公憤」這麼嚴重嗎?或許當權者早已對由洋人或其代理把持的大律師公會恨之入骨。既然現在西方國家自顧不暇,不趁機剷除,還待何時?

七月是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周年的大日子。港人參與多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七一大遊行,今年將不能合法地進行。時窮節乃見。用現代術語説,這是對港人的「壓力測試」,當然有人不能通過,但剩下來,能挺過考驗的,只會更堅強。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