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香港的民主政治進程,「循序漸進」與「偏激急進」的訴求究竟如何劃分?有沒有一個 客觀的標準?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自由黨」主張平穩過渡,認為九五年政制不宜大變,以免引起震盪,他們不敢公然反對民主,甚至推銷一套所謂「循序漸進」的民主方案。「港同盟」與「匯點」(幾個月後的「民主 黨」)尊重《基本法》,要求擴大《基本法》這個「鳥籠」,爭取更大的民主,可是由於中共以 人廢言,他們竟然被視為會令香港政治形勢大變的「偏激急進民主派」。

目光如豆、思想偏狹、 擁護既得利益的部分工商派界人士,更標籤這個四不像的「民主陣營」為「免費午餐派」,亦云可笑!

中國及在港的附庸集中火力攻伐「民主派」,過去在擅專政治建制中佔盡優勢的「工商派」 又以「撤資」恫嚇港人:支持「民主派」等於支持「免費午餐派」,其結果是繁榮不保。這兩種 「反民主派」甚至是「反民主」的看法竟完全缺乏理據,更無視香港客觀情勢的發展。

「港同盟」、「匯點」不敢高舉「民主要有反對的自由」的堂堂大旗,對於「九五全面直 選」是嘴裏承認,內心否定,行動遲緩,如果這樣的民主政治訴求都算「偏激急進」,那麼劉慧 卿及「蟻聯」、「民促聯」簡直是「革命派」!

《基本法》神聖不可侵犯,《基本法》不可輕言修改,這是甚麼道理?《基本法》是港人制 訂的嗎?《基本法》的「法源」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試問下屆「人大」或九七年後的「人大」通過修訂《憲法》,認為「國家沒有需要設立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 「法源」沒有了,還有「一國兩制」嗎?就是人們將《基本法》視為「剛性」的「根本大法」好 了,也不是說連修改的空間也沒有。《基本法》沒有否定香港的立法機關全面直選,只是中共的 「長官意志」以及其一貫反民主的本質,令到「全面直選」成為「革命」的主張。

人不能無理想,否則就缺乏進步的動力。社會主義何嘗不是一種人類的理想,但是一旦陷於狂熱,理想成為權力慾者藉着暴力裹脅人民的借口,則必然為人民帶來禍害。人們反對的是狂熱的理想主義者,以先知的姿態,帶領一批盲目信徒橫衝直撞;人們並不反對那些對創造新事物和改進現實表現積極態度,又能遵從理性的原則的「改革者」。

香港真有「偏激急進」,僅僅是慾望與衝動,毫無正確目標與路線的「民主派」嗎?

(原載一九九四年七月六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