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華爾街日報》昨日(四月二十七日)引述消息稱,北京現時正調查為何螞蟻集團中港兩地上市計劃,去年能夠快速通過審批,調查對象包括當時批准該集團上市的監管機構、地方官員,以及可能從上市中獲利的大型國企。此外,報道又稱,在螞蟻集團按照北京要求,完成重組前,馬雲不能離開中國。馬雲限制離境並不出奇,但事有湊巧,香港立法會今日恢復二讀《入境條例》修訂,本身是大律師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形容條例修訂是「鎖港法例」,皆因條例賦予入境處處長幾乎無上權力。香港財閥看見馬雲的處境,再加上必將通過的《入境條例》修訂,不知有何感想(或應對方案)?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去年十月螞蟻集團上市計劃泡湯後,馬雲表現異常低調。本月中,俄羅斯總統普京召開俄羅斯地理學會監事會視象會議,馬雲在阿里巴巴集團因違反《反壟斷法》,被罰一百八十二億元人民幣後首次露面,參加會議。一向口沒遮攔的他,在兩小時會議中不發一言,心事重重。大概他知道「死期已近」,即使自動交出股份和家產也未必能保命。

不過,《華爾街日報》的報道顯示,問題已不止馬雲,而是火燒連環船。報道特別提到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此人據説頗獲習近平信任,曾在上海科創板正式推出前,與習討論計劃。他亦於二零一八年高調表示,全力支持馬雲,以至阿里巴巴和螞蟻的發展。至於李強本人是否正被調查,則不得而知。

更重要的是,被調查的還有主權基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以及中國人壽等大型保險企業。報道指,北京關注這些國企為何為投資螞蟻新股,以中投為例,作為主權基金,應投資海外企業,而非中國企業。《華爾街日報》報道沒有提的是,中投以前由前總理朱鎔基的頭號愛將樓繼偉任董事長,樓繼偉及後任財政部部長。二零一九三月已卸任的他因批評「中國製造2025」浪費公帑,觸怒習近平。去年樓繼偉又批評習提出的「經濟雙循環」及指5G基建大而無當。中投至今仍是朱系人馬的地盤。另外,中國人壽之所以能上市,與朱鎔基有莫大關係。至於另一家大型保險企業中國平安,另一位前總理温家寶,《紐約時報》曾揭露其家人以低價購入平保股份。温家寶本月中借憶亡母文章暗批文革復活。

只要看清楚背後這藤掕瓜瓜掕藤關係,便知道本質上都是權力遊戲。馬雲作為前任當權者的白手套,只會是陪葬品。可憐的是,他名義上坐擁千億財富,但實際上連自己的人身、行動自由也難保。另一隻「馬」(馬化騰)稍後仍會有同樣遭遇。

看見這些例子,香港的財閥有何感想?北京的權力遊戲,他們能置身事外嗎?香港「打土豪、鬥地主」的日子也不遠了。在現時的政治氣氛下,財閥們當然不能名目張膽地走路,但中產階級則靈活得多。彭博通訊社報道,不少香港中產家庭打算賣樓套現,移居外地,今年套現的總值或高達一千五百億港元。樓價會大冧嗎?當然不會,因為有「新香港人」接貨。

我們沒有馬雲的財富,但此刻比他幸福。至少我們暫時還有離境的自由。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