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年立法局「全面直選」將會使香港過渡期政治產生重大變革,導致九七年後社會動盪, 所以這樣的政治訴求屬於偏激急進,不利安定繁榮。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上述的歪論不是沒有市場。尤其是那些建制中殘餘保守勢力,夥同懼怕「仆街」的工商界人 士,在中共強權的翼護之下,日日講、月月講,講到自己也信以為真。「自由黨」因而發明一套 「與中(共)國對抗死路一條」的邏輯,而吃共產黨餘唾的政治小丑更將港人的民主訴求上升到 「親英反華」的層次。如果說「港同盟」、「匯點」這樣四不像的民主黨派「親英反華」,那麼劉慧卿之流豈不是必須殺頭槍斃的「動亂分子」!九五年立法局「全面直選」的政治訴求相對於 現行政治建制以及《基本法》規定而言,無疑是一種變革,但會否造成震盪,則完全視乎九七年 後中共如何看待一個代表民意的立法機關。「行政主導」不變,行政權仍然凌駕於立法權之上, 民選的立法機關對行政權的制衡作用大極有限,更何況「特區政府」還有一個龐然巨物——「中 央政府」做靠山,試問震盪從何而來?

「行政機關向立法機關負責,立法機關由選舉產生」,《中英聯合聲明》白紙黑字,但是中 共及其附庸以及此間頑固愚昧的保守勢力,卻故意曲解其意。

根據「自由黨」的「九四方案」,立法局只有二十席直選是「選舉」,功能組別三十席算是 「推選」,選舉委員會十席等於「遴選」。「推選」與「遴選」有違公平、普及選舉精神。
這些屬於常識範疇的政治學 ABC,他們竟然表現出全然不懂的態度,更要厚顏自稱「循序 漸進」的「民主」!

當一個社會達到非變革不可的時候,如果改革的勢力受到頑固的舊勢力阻撓甚至封殺,則常會經過一個「左」的極端。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的中國社會,正是一個頑固保守勢力抗拒變革、 封殺變革,令到變革力量激化的社會,最後被取而代之。

香港現階段的社會環境與當年共產黨向國民黨奪權的客觀情勢不同。香港是一個多元、開放、繁榮進步,以中產階級為主軸的社會,讓港人一人一票選出立法局議員,不會變成「暴民政治」,不會使社會結構有任何根本的改變。

(原載一九九四年七月七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