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間對民主政治一知半解的人,竟然將立法機關「全面直選」視為偏激急進的政治訴求,是 革命,不是改革。他們似乎沒有熟讀民主政治的發展歷史。民主政治是逐漸改革,是遲緩的,甚 至是「無為」的。這裏所謂的「無為」,是中國古代哲人教人並非一事不做,而是不要盲目胡為,要審時度勢。「不為物先,不為物後,與時推移,應物變化。」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中國大陸沒有建立普及、自由選舉制度的客觀條件(教育、經濟、人才)決不能做出「有為」的政治,這是一個現實,但是卻不表示極權、專制的惡政治可以千秋萬世,它根本違反人性的本質注定其不能久遠的命運。捍衛人權與自由爭取民主政治,是一種應然的關係,然而前者是 人們原本有但被剝奪了的基本權利,後者則是保障、鞏固前者的一種制度。

幾乎所有的激進主義都會走上極權政治的道路。共產主義就是「偏激急進」的社會主義,它是一種急進的革命,「把現存的世界推毀,另建一個新世界。」共產主義革命為人類帶來的禍 害,尤其是為中國人民帶來的災難,罄竹難書,今天共產黨已經沒有任何「革命」的理由,可是仍然不肯放鬆人民的人權、自由,不敢面對人民建立民主政治的呼聲,它的敗亡恐怕是早晚的事。
香港具備建立普及、自由選舉的客觀條件,卻有人以中國大陸的客觀情勢發展作為標準,硬說主張「全面直選」是一種「偏激急進」的政治主張,會為香港帶來動盪。殊不知「一國兩制」這個觀念的發明,就是承認香港有比中國大陸實行普及、自由選舉更優越的條件。甚至可以這樣說,香港可以成為中國大陸的借鏡。當中國大陸「與時推移,應物變化」的條件具備,自由、普及選舉便沛然莫之能禦了。

香港主張「全面直選」的人,只是止於「鼓動風潮、造成時勢」的言論層面,他們並非像列寧所言「利用步槍刺刀以及其他有威力的工具,迫使另一部分人民,依照他們的意志去行動」的 「革命」行動。反對「全面直選」的人,應該承認落伍、愚昧;他們分明昧於時勢,諸於自見。

最要不得,或者應該說是最可恥的,他們竟拾共產黨餘唾,用共產黨反民主的話來誤導港人。 區區可以告訴此間頑固、愚昧的保守勢力,你們極有可能押錯寶,小心「後至之誅」!區區也要告訴「港同盟」、「匯點」諸君,你們不幸也被播了毒,以為「全面直選」不切實際,以為 「全面直選」應該循序漸進,於是意志不堅,立場動搖。 區區對於「民主派」人士缺乏枉尺直尋,誓不妥協的精神十分失望。(本系列完)

(原載一九九四年七月九日《快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