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倒猢猻散。在四十七名參加泛民初選而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的人士中,至今還柙超過兩個月的陳志全(「慢必」),昨日(五月二日)宣布辭任人民力量主席,並退出該組織。較早前,公民黨楊岳橋、譚文豪、郭家麟及李予信於自辯期間宣布退黨,吳敏兒則宣布退出工黨,並辭任職工盟主席。另外,鍾錦麟、譚凱邦亦退出新民主同盟。慢必是大搜捕之後相繼退出所屬政治組織的第八人。再看看公民黨,黨魁一職自去年底楊岳橋卸任後一直懸空,擔任新一屆副主席(外務)的譚文豪被捕及退黨後,該職位亦無人補上。大概這些職位已成為「三煞位」,無人敢坐。清醒點看,整個泛民已是分崩離析。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身陷囹圄的慢必,昨日的聲明由其胞妺代發:「(一)本人(陳志全)正式向人民力量辭去主席一席,並退出人民力量;(二)本人將不參與任何類型、界別和級別的選舉,或協助進行選舉活動;(三)本人亦不會參與任何遊行、集會、示威等羣衆活動。」人民力量收到慢必退黨通知後發聲明,表示尊重及理解他的決定,並接納退黨申請。該組織感激慢必的無私奉獻,及對香港民主發展和貢獻,最後以「快慢相呴,緩急共濟」祝願他平安。

同樣在獄中,已還柙逾七個月(但仍未審)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亦透過其專頁代管理員在臉書發帖,稱「知悉及理解其決定。快慢相呴,相忘江湖」。同公民黨一樣,組織最高層被打散,人民力量內若夠膽接任者,只能説是「頂硬上」。

三歲小童都估到,慢必的聲明是在壓力下作出。在這個時勢,退出人民力量不出奇,但講明不參選、不助選、不遊行則是「剝奪政治權利」,是否「終身」則不得而知。有必要這樣嗎?我們亦可據此推斷,當權者有份名單,不喜歡某些人和組織參加「選舉」,但又不想再見到入閘前DQ的情況,讓外國傳媒炒作,於是便有現在的處理。羣衆活動更是當權者所恐懼的。奇怪的是,遊行、集會不一定是政治性的,舉例説,若有反對虐待兒童的遊行,無論藍黃各色都應參與,何以預早封死大門。説到底,未來兩三個月,港人「習俗式」的燭光晚會、遊行都為當權者所忌。但慢必如非短期內獲保釋,又何須有此聲明。究竟慢必是否從始遠離政治,是的話,恐怕亦要加上「絕不公開談論政治」一項。

「選舉」的爛戲還是要演下去,狗窿也為民主黨度身訂造好。滙點餘孽李華明接受赤媒《堅雜誌》訪問時説,清晰收到北京以不同渠道向民主黨中人發訊息,希望民主黨去「選」,甚至民主黨誰去「選」,他們都提出了意見。赤媒的報道亦引述消息和「分析」稱,認為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和鄺俊宇都有機會可以「入閘」。

為何有些人要自行剝奪參選權,有些人預先獲告知可以「入閘」?説穿了,這不過一個非常爛的劇本,結局早知,編劇連布置一點懸疑氣氛都費事。這也是「鬼戲」,可以肯定,羅健熙、涂謹申、鄺俊宇參演的話,就是鬼。

最後,本欄標題「民主路上無慢必」,這條「慢必」不是陳志全,是指「循序漸進」、「和理非」、「寸土必爭」的慢線。至於「全速攬炒」則是客觀陳述,並非指港人的主觀願望。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