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港台昨日(五月三日)下午開始删除YOUTUBE上,上載超過一年的節目,數十集《鏗鏘集》下架,又如果不是利君雅不獲港台續約,我也沒有興趣提起昨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這個「大日子」。「新聞自由」這四個字在今日是何等的諷刺!要立一個日子去提醒世人重視「新聞自由」,那就是説新聞並不「自由」,大家仍需努力爭取。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要紀念的日子又其多,今天是五四運動一百零二周年。孕育出中國共產黨那麼重要的運動的周年紀念,今天中國官方連大肆慶祝的興致也沒有,大概是怕有人問起「德先生」為何總是姗姗來遲,過了一個世紀還未現身。他就是荒謬劇《等待果陀》中,那個由始至終都沒有出現的果陀。那些大道理早在五四時期已經説了千遍:新聞、言論自由是自由的重要組成部份,而自由是民主制度的基石。若有一個制度不能保障個人自由,那個制度絕不可能是民主。

只可惜,説了百多年,大部分中國人的思維仍停留在「民主不能當飯食」的口腔期。抗拒民主並非因愚昧那麼簡單,而是害怕自由所帶來的道德責任承擔,因此有德國心理分析家弗洛姆以《逃避自由》一書解釋極權主義的興起。做奴才的好處正是因為沒有自由,毋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今天港台節目遭下架,「刀手」是廣播處長李百全。他從未做過記者,卻由一個九品芝麻狗官,搖身一變成為操生死大權的「新聞部總編輯」,清洗港台,可以隨時炒記者。他真的有這個能力嗎?當然不是。若他日他面前歷史的審判,他一定説,是依照上級的指示行事;上級在審判中亦會自辯,是依照上級的上級的指示行事…事實上,這種事情的確經常出現,其中著名例子是紐倫堡大審判。李百全不是奴才,他是奴才的奴才,是整個專政機器中的一粒小齒輪。

現在官方的説法是,節目在YOUTUBE及臉書下架是要「與官網重温期限睇齊」。港台網站的伺服器當然有限,重温期止於一年,但跨國媒體的平台容量超大,又豈可用簡單一句「與官網重温期限睇齊」來蒙混過關。真相是:當權者要清洗港台,而清洗港台的目的是要清洗歷史,特別是自二零一九年中以來的歷史!因此,「7.21誰主真相」很快就會在YOUTUBE和臉書「消失」。

真相真的會消失嗎?一九三二年的烏克蘭大饑荒、一九五九年的中國大饑荒、文革十年浩刧、六四事件…沒有互聯網、區塊鏈的年代,這些歷史都能保存下來,因為有不惜犧牲的新聞守護者。今天的記者稍為幸運,得科技之助,總能將文字和影像在網上流傳。問題是,受衆有沒有反抗洗腦和審查的決心。只要受衆不肯受騙,當權者種種技倆都只不過是掩耳盗鈴,自欺欺人。強行將《鏗鏘集》下架,客觀效果是令更多人追問7.21和8.31的真相。

我們今天如何做記者?當利君雅、唐若韞等都要被迫離開港台,港台當然不再值得我們尊重和支持。但優秀的記者不會輕易被封口。美國著名獨立記者I. F. STONE 被主流傳媒列入黑名單,但憑一己之力出版《I. F. STONE周報》近二十年,報道真相。前輩在那樣的條件仍能做得到,我們今天更沒有理由退縮。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