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政治人物操弄語言,蠱惑人心,不分極權國家或民主社會,都是權力遊戲一部分。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在二〇二〇年春夏之交,當全世界深陷瘟疫蔓延困境的時候,民進黨又再「完全執政」,並且逐步邁向「永續執政」的康莊大道⋯⋯。天佑台灣,百毒不侵,「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寶島卻可得以倖免。台灣能夠成為防堵瘟疫的「模範生」,據說要歸功於蔡政府的「超前部署」戰略。國際權威期刊美國醫學會雜誌(JAMA)去年三月初刊登一篇《台灣面對COVID-19的因應之道》的文章,高度評價台灣對疫情的因應之道,疫情指揮中心發言人莊人祥曾因此而洋洋自得:「謝謝作者讓大家知道在防疫上台灣的努力。」

「武漢肺炎」病毒去年初輸出世界,約定俗成「正名」為「COVID-19 」後,全球疫情反覆,變種病毒傳播力驚人,迄今已有一億六千多萬人感染,三百四十六多萬人死亡。防控疫情的「模範生」台灣「死於安樂」,憂患意識薄弱,疫情終於失控破口,自五月中旬開始,確診人數不斷上升,天天破百(現在已是每天五百以上),疫情愈來愈嚴峻,全國「三級警戒」恐怕終結無期。

「超前部署」破功,面對來勢凶猛的疫情進退失據,無法精準掌握確診人數,於是新創語詞「校正回歸」解套。

疫情指揮中心五月二十日公布新增三百二十一例本土個案,另外四百例為「校正回歸」個案,語焉不詳令民眾「霧煞煞」。莊人祥隨即「說文解字」:「因為近日疫情攀升,各地基層醫院及篩檢站的篩檢人數暴增,導致回報時大塞車,另外要上傳確診者的資料至系統,有二十多項欄位要填寫,因此就算設有批次通報功能,但如有任何欄位格式或資料不正確就會被系統擋下,確診資料也因此上傳失敗」。而指揮官陳時中其後更進一步「闡釋」:「確定病例發病趨勢好像高峰已經到了一個某一個點,但我們看看校正回歸之後趨勢,其實維持平穩的情況,所以我認為校正回歸的案子能夠收集更完全,對未來趨勢能夠更精確研判⋯。」人們繼續不知其「所云」為何。

柯文哲說「校正回歸(確診數字)怎麼計算,讓我開開眼界。」不過,調侃之餘,他還是很認真的提出建議:「既然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數據,已經不能反映真實疫情,我建議改變作法,告訴國人每日快篩陽性的新增個案數,告訴民眾大致的疫情趨勢,而不是幾天前狀況的數字。更不要創造新名詞,把已經很恐慌的人民弄得更暈頭轉向。」

「校正回歸」之說除了是操弄政治語言,更把疫情當作數字遊戲,在人心虛怯的此時此際,這個政府何其不堪!

二、

三十多年前在新聞教室「誤人子弟」,講到「政治新聞採訪與寫作」時,曾介紹擅長研究政治遊說及政治說服的美國傳播學者寧謀(DAN NIMMO)的「政治就是談論」(POLITICS IS TALK )之說,增加學生對政治語言、政治辭辯的認識。此外,政治學者貝爾認為至少有三種方式的談論是具有政治意義的。他在一九七五年出版的《POWER, INFLUENCE AND AUTHORITY》的書中說:第一種,「權力談論」(POWER TALK),第二種,「影響談論」(INFLUENCE TALK),第三種,「權威談論」(AUTHORITY TALK)。「權力談論」即是使用威脅或作出重要承諾,企圖去支配其他人的行為;「影響談論」是指講話的人本身必須具有可以影響其他人的聲譽及地位;「權威談論」是命令式的政治宣示,或沒有商量餘地的法令規章。

極權中國,獨裁者「一句頂一萬句」,擁有絕對權力,根本毋需咬文嚼字,講什麼都是極具影響力的權威語言,人民「理解的執行,不理解的更要執行」。民主台灣,權者操弄政治語言符號,不是欺騙、恫嚇,便是硬拗、鬼扯;政治語言的墮落,進一步凸顯民主的衰敗沉淪。這根本就是「TALK SHIT」!

位高權重的政治人物擁有說話的工具、平台,而且天天有話說,但民眾很多時候並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除非讀過孟子的名句:「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民主社會的政治語言不是「詖辭」(偏頗),便是「淫辭」(過激)、「邪辭」(邪曲),更多的是閃躲逃避、吞吞吐吐、理由牽強的「遁辭」。棲遑度日的民眾沒有孟子「知言」的本事,無法分辨政治語言的性質,那就除了不信政府,還要堅決不信政客的鬼話!

作者/ 黃毓民

原載 2021年5月25日 台灣 《優傳媒》

umedia 優傳媒 《毓民橫議》
https://pse.is/3he8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