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講禁書之前,先引述一單北韓新聞:根據南韓媒體《每日北韓》(DAILY NK)報道,北韓一名據稱是某農會總工程師的李姓男子,因非法販賣儲存南韓電影、戲劇和音樂錄影帶的雷射光碟、USB,被「人民班長」發現,觸犯「反動思想文化背景法」被捕。此人被捕四十天後,上月二十五日在五百人面前公開處刑,被下令觀看行刑過程的李氏家人、農會職員,當地老師和大學生。目睹槍決全程的李妻當場暈倒,隨即與兒女一起被抬走,送往政治犯集中營,犯人的鄰居看了整個過程不禁下涙。報道又説,販賣韓劇的固然處以極刑,現在連只觀看韓劇也是死罪。有日香港會否發生類似事情(當然不是指追看韓劇,而是買賣/閲讀禁書)?WELL,我真的不敢説。不過,我想説的要點不是擔心禁書時代的來臨,反而是北韓人民經過幾代金氏王朝的奴化和洗腦教育,依然嚮往「反動思想」,冒死追捧,證明禁書的魅力永恆。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頭條日報》前日(五月二十九日)引述消息人士報道,康文署上周四(二十七日)覆檢館藏是否違反港區《國安法》,決定將十六本書籍下架,包括:一)《予豈好辯哉》(黃毓民);二)《來生不做中國人》(鍾祖康);三)《給穿過黑衣的人》(學民思潮);四)愛港,是咁的!(陳聰);五)釋放香港(黎廣德);六)公民抗命(丁若芝);七)公民抗命(ANDREW KIRK);八)《公民抗命與佔領中環:香港基督徒的信仰省思》(戴耀廷等);九)《72511見證公民抗命》(許迪鏘編);十)《公民抗命三巨人:甘地、馬丁路德金、曼德拉》(彭順強);十一)《BREAKAZINE ! 059: 催涙香港》(突破);十二)《BREAKAZINE!060:勇氣不減-在極權時代直面恐懼》(突破);十三)《打橫嚟講2:愛香港不愛黨白皮書》(彭志銘);十四)《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周淑屏);十五)《棕國好狗》(費朗.帕洛夫》;十六)《社運心理學》(LO’S PYSCHOLOGY)。

在此之前,五月初康文署已抽起余杰、林匡正、陳淑莊等人著作及《香港民族論》。康文署當時回覆傳媒查詢時稱,隨著《國安法》立法,須確保圖書館館藏遵守有關法例,當康文署發現有關館藏的內容涉嫌違反《國安法》,會以嚴肅態度處理,暫停有關書籍的服務,以免違法。

今次「禁書」的名單中有《棕國好狗》,根據康文署的邏輯,看來「棕國」的狗隻也嚴重威脅到中國的國家安全。至於毓民的《予豈好辯哉》,收錄了他在二零零九年至一二年擔任立法會議員時的發言內容,在立法會有正式紀錄。若這些內容「涉嫌」違反《國安法》,那豈不是立法會的HANSARD(會議逐字紀錄)也要禁查?!

我也沒有興趣「分析」康文署的禁書理據,《國安法》本來就是不須理據,反正康文署是扮演了「人民班長」的角色。遲些大學圖書館也會有禁書名單。問題是,若書籍本身「涉嫌」觸犯《國安法》,作者及讀者是否同樣「涉嫌」觸犯《國安法》?售買有關作品的書店是否也「涉嫌」觸犯《國安法》?這種氣氛正是赤色恐怖的精髓。以言入罪,思想入罪並非極權的極至。被定罪,但連犯了甚麼罪都不知道,那才是極權最高境界。因此,卡夫卡的《審判》,不久也會成為禁書。

夏日炎炎閉門開冷氣讀禁書,看禁片,一樂也。

梁錦祥

Http iframes are not shown in https pages in many major browsers. Please read this post for det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