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係鍾意做騾仔畀暴龍哥(鄭中基)屌。港大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講座教授林大慶日前在電台節目指,香港疫苗接種率僅約兩成,在全球屬近最低水平之一,他口出狂言:” I THINK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ASHAMED OF THEMSELVES IN NOT CONTRIBUTING TO HERD IMMUNITY TO HONG KONG AND TO THE WORLD!”。此言一出,當然犯衆怒。暴龍哥不愧是暴龍哥,昨日(六月一日)在臉書發長文,怒屌林大慶,為港人出口氣。執筆之際,此帖已有超五萬四千個LIKES,近八千個分享,證明説出了港人心聲。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暴龍哥話:「本來諗住狠狠地屌港大教授林大慶一鑊,但得到湘姐提醒,唔可以鼓吹屌人,所以改為:

林大慶教授:

你好,請問你在發表”I THINK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BE ASHAMED OF THEMSELVES IN NOT CONTRIBUTING TO HERD IMMUNITY TO HONG KONG AND TO THE WORLD!”係點樣得到呢個結論呢?香港人選擇暫時唔打疫苗,係有好多不同原因,有因為身體不合適的,有對疫苗沒有信心的,有因為政府話賠唔賠的,也有人是家庭的唯一支柱,希望觀察多一陣子的。這些人並不是選擇不打,而是選擇睇定啲,穩定啲之後才決定。這些人是否要FEEL ASHAMED ?身體狀況不適合都要感到羞恥?擔心自己和家人健康同生活,都要感到羞恥?作為一個大學教授,講一大堆不負責任嘅廢話,仲要怪責香港人?你嘅理據就係香港有咁多疫苗你哋都晤打,咁係咪即係等於有得食唔食罪大惡極呀?打手你都做唔掂,點做教授?YOU SHOULD BE FUCKING ASHAMED OF YOURSELF,YOU’RE REAL PIECE OF SHIT。 市民鄭先生上」

請注意,暴龍哥不是盲目反疫苗人士,只是諒解大部分市民唔係唔打,只係想睇定啲先,理據合情合理。打疫苗呢味嘢,可以利誘,但不可威逼,一逼就有反效果。特區政府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發動老懵董、濕𨳊教授之流谷針,又恐嚇要強逼公務員打針,更令人懷疑背後的AGENDA。市民猶豫,可以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好還是用科學證據説服大家。但現在每一個打針後出現的死亡個案都被專家們説成「沒有證據顯示兩者有因果關係」,更難服衆。想要爭取市民信任,倒不如老老實實交代每一個個案的具體情況。昨晚衛生署表示,專家委員會同日通過,由即日起,死亡個案只會在與「新冠」疫苗接種有潛在關聯時才公布。那是否説,有人接種疫苗後身體出現異常情況,甚至死亡,只要專家們自己認為與疫苗無「潛在關聯」,則公衆毋須被告知有關個案?!

是香港人要感到羞恥,還是林大慶要感到羞恥?我們這些資深記者還記得,港大社會醫學系講師顧植(著名外交家顧維均孫女,導演牟敦芾的妻子)在一九八六年控吿同系講師林大慶抄襲她和另一位教授何鴻超研究肺癌的問卷,雙方總共用了二千萬元打官司,是本港首宗涉及科學研究的知識產權案。法庭九二年判顧勝訴,九三年駁回林的上訴,但港大校內專責小組經調查後,指林無炒襲之嫌。林大慶究竟是學者,還是學棍?

説回疫苗問題。林大慶是專家,暴龍哥是草民,是否只有前者才配有「專業意見」?可是連世衞專家都在武漢肺炎瘟疫起源上前言不對後語,彈出彈入,我們對「專家」的信心已蕩然無存。至於市民對打疫苗針裹足不前,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這一點,特區政府怎會不知道。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