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來邪門,街頭抗爭沉寂已久,但踏入六月,仿催淚彈剌鼻有毒氣體侵襲整個西九龍及沙田。武漢肺炎瘟疫肆虐之際,從五行角度看,肺屬金,再加二千噸金屬廢料大火焚燒,火尅金意味極濃。姑且扮術數師作一預測:肺炎今年極難斷尾。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昨日(六月二日)傍晚回辦公室,同事響起警報,街上空氣質數極差,刺鼻氣味持久不散。看網上消息,原來昂船州附近海面有火警,煙霧隨風吹到九龍西部,深水埗是重災區。心忖,毒霧如此濃烈,火勢必定厲害,再看圖片,真的是一場冲天大火災。凡有此狀況,必定第一時間睇吓化學博士鄺SIR教路如何化解。原來鄺SIR緊急呼籲:自己遠在沙田也聞到燒膠味,九龍區市民不要開窗,燒膠味裡面有機會有二噁英(100%有PVC有二噁英),有豬嘴(防毒面具)戴豬嘴,有納米口罩戴納米口罩,冇就有乜口罩都戴。

衆所周知,二噁英是致癌物質,人類如果大量攝入,可能引致皮膚病,包括氯痤瘡、出疹,甚至影響肝臟及免疫系統、生殖功能。年前有採訪抗爭運動的前線記者染上氯痤瘡,相信是吸入大量催淚彈氣體及燃燒塑膠雜物氣體所致。今次毒霧侵襲西九,估計燃燒的不只是金屬,還有塑膠或其他化學物品,後者才是刺鼻氣味的元兇。濃煙當然含有大量懸浮粒子,哮喘或心臟病患者會有即時反應。回想起來,前年大量朋友購入防毒面具。現在雖然街頭運動不再,但手頭上有一兩件防毒面具傍身,有備無患。

事件的經過如下:昨日下午五時半,一艘盛載近二千噸金屬材料的一百米長貨船起火,冒出大量白煙,燶堙隨風吹住西九龍一帶,消防船及水警輪到現場救火,船上十五名船員據報安全,無人受傷。起火貨船於巴拿馬註册,載重八千七百噸,九七年建造,五月三十一日從廣東南沙來港。

至晚上,美孚、長沙灣及大角嘴一帶煙霧瀰漫,遠至沙田、葵涌的市民亦聞到濃烈煙味及燒膠氣味,誤以為附近發生火警,報警求援,其中葵青石籬邨近百名居民以為發生火警疏散到空地,消防一度派出十輛消防車到現場,最後證實虛驚一場。

執筆之際,火仍未救熄,消防在昨日深夜將火警升為三級,並呼籲近岸居民暫時關閉門窗,保持鎮定。從初步觀察,有關方面處理今次事件有反應緩慢之嫌,市民要在事發幾個小時後才知道毒霧並非身處之地火警所致,而消防處派出多達十輛消防車到石籬邨後才知撲空,證明該處很遲才掌握昂船州大火播出毒霧的範圍。我們可以想像,假如今次的煙霧毒性極高的話,事件可能變成極大災難。

由此亦引伸到另一個疑問:危險品及廢料由貨船進入香港範圍,有關部門(海事處?環保署?)事前掌握了多少資料?今次這艘貨船是路過,還是停泊,停留的話會是多少天?如果火警在停泊時發生(甚至爆炸),會對岸面居民造成多大災害?這些疑問,記者是要追問的。

不過,最大的教訓是,遇到類似事件時,區議員的角色最重要。街坊若是老弱患病,接觸新聞資訊不夠快,還是要靠區議員親自上門協助。現在特區政府蓄意要廢區議會武功,實質效果就是將街坊的逃生門封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