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龍昨日(六月八日)扮親民騷,結果在街頭畀人兜巴星。那位法國公民會被控觸犯《國安法》嗎?這樣的事情,可以在香港發生嗎?誇張點説,這可以説是民主國家的標準,民選領導人可以被恥笑,被辱駡,甚至被掌摑,不會動輒以甚麼《國安法》、《反恐法》檢控(但當然會以普通襲擊罪追究)。777賣小強,説自己「預咗一世被制裁」,翻查美國政府制制伊朗官員紀錄,被制裁者即使日後不在位,都會被制裁,又説:「與親戚已沒有來往」。講真,如果777好似馬克龍咁扮親身騷,與市民短距離接觸,點只畀人兜巴星,分分鐘可能死無全屍,難為佢仲夠膽扮可憐。兩年前的今天,百萬港人上街要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揭開了波瀾壯闊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其餘的,都是歷史。香港搞到今日咁,777是罪魁禍首,萬死不足以蔽其辜。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777昨日出席行政會議説,特區政府對外國制裁有親身體會,支持北京制訂《反外國制裁法》,相信任何維護國家主權及尊嚴的中國人,亦會有同樣「義憤填胸」的立場。專欄作家高慧然小姐説,應改為「義憤填閪」,非常貼切。777淪落至終身被制裁、六親不認是自作孽,與人無尤。全國政協常委何柱國日前出席電台節目《光明頂》時全力炮轟777,指出「你(林鄭)有冇諗到,你畀人私人制裁啫,但你害到我哋香港畀人制裁,你知唔知呀!全香港因為你無聽勸告,自把自為,令到香港(被)制裁,你私人制裁好似好痛苦,咁我哋受苦又點樣呀?」

煙仔何有一句問得好:「你唔好埋怨話冇六親,你冇六親係反修例之前,定反修之後?」777賣小強是「粵語殘片」,「佢呢套嘢係劇本,佢有個目的,第一係講畀人聽做呢份工有幾委屈、幾犧牲自己;同埋一樣嘢,要制裁一世,佢要警告人哋,你嚟參選要畀人制裁一世㗎!」咁即係話,689番閹的話,都會畀人制裁一世。

煙仔何句句插中要害,無非是要777冇得連任(ANYONE BUT CARRIE LAM)。777昨日早上回應,會以謙卑態度回應。這句話真是諷刺,如果牠真有謙卑態度,兩年前肯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便不會有今天的爛局。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兩年前面對百萬人上街都不謙卑,今天怎會轉死性。所謂「謙卑」是有仇必記,伺機報復。若777明年連任,煙仔何自己也要移民。煙仔何勸港人睇多一兩年,看誰做特首才決定是否移民。我可回答,毋須等,誰做特首,香港都冇得救,不存在「兩害取其輕」的選擇,不過,我們倒是樂見777與689大廝殺,狗咬狗骨。平時喜歡在網上打飛機的689這幾天潛水,對美國軍機登陸臺灣這樣的大事也不評論,令人失望。777為何不挖其瘡疤,例如UGL事件,化被動為主動,攬住一齊死。

凡是擁有絕對權的人,一旦失去權力,下場將會十分悲慘。777談不上擁有絕對權力,只不過是奴才的奴才,狐假虎威,一旦下台,連一隻狗都不如,天地之大,無處容身,其黨羽也會被清洗。回想港英時代,做官只是打份工,即使行差踏錯,也不過是調職而已,豈會像今天的權力鬥爭,至死方休。這樣的代價,值得嗎?

權力不單令人腐化,更令人喪失理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