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所有事情都與錢和銀行有關。當權者打殘《蘋果日報》的絕招是凍結戶口,斷其財路。據説,由於至少有一家主要往來銀行為自保,決定自行凍結壹傳媒集團旗下其他附屬戶口,《蘋果》不是無錢,而是有錢不能用,無法支付員工薪金。再遠一點,前立法會民主黨許智峯年初著草,滙豐立即凍結他及其家人的銀行戶口及信用卡。身在丹麥的許智峯投訴滙豐,滙豐行政總裁祈耀年解釋是收到警方通知,「別無選擇」作此行動。當然,滙豐亦凍結了「好鄰社北區教會」的戶口。昨日(六月二十二日)下午,滙豐發通告指,七月二十六日起,網上及流動理財條款將推出修訂版本,本地客戶在香港以外地方使用、下載或分發網上或流動理財,不一定獲該國家或地區的法律或規則所准許。這份通告一出,網民嘩然,全晚洗版。我的看法有點不同,滙豐是用心良苦,真正用意想曲線提醒我們,八月一日新《入境條例》生效,特區政府可以不經法庭,禁止任何人出境。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網民最根本的疑問是,七月二十六日後,滙豐的香港客戶能否在海外使用網上流動理財服務,會否像許智峯一樣,身在海外突然被通知不能使用戶口?滙豐的答案是彈出彈入。昨午的通告説,「滙豐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監管和獲准在香港進行銀行服務,網上及流動理財服務只供香港客戶在香港使用」。可是到了晚上,滙豐回應,「香港客戶可以如常於海外使用網上及流動理財服務,沒有更改相關服務的計劃。今次條款更新,是將目前的『滙豐網上理財條款及細則』及『香港滙豐流動理財應用程式及流動保安編碼條款及細則』合併為單一文本,方便客戶能一併查閲,而滙豐在其他營運地點亦有類似條文。滙豐為客戶帶來不便而致歉」云云。據説,滙豐集團旗下的恒生銀行,早前亦有類似公布。

滙豐的通告和回應自相矛盾,即使兩份「條款及細則」文本合併,也不應出現這樣的混亂。問題的核心是為何是七月二十六日這個日子?它與文本合併有何關係?可是,我不相滙豐管理層會輕易犯上這樣的低級錯誤。通告真正最重要的一句是:「滙豐受香港特別行政區監管和獲准在香港進行銀行服務」。那就是説,一切得由北京恩准,滙豐自己也話不了事。當權者要凍結誰的戶口,銀行沒有SAY NO的權利。

因此,我們不必深責滙豐,它不是英資銀行,而是中資銀行。正如行政總裁祈耀年所言:「別無選擇」。七月二十六日之後是怎樣,答案不在滙豐,而在北京。本欄早已指出,北京推出「反外國制裁法」,香港金融業者更成為美中之間的磨心。不過,七月二十六日這個日子可圈可點,它之後的一個星期,新《入境條例》生效。

《入境條例》的修訂,今年四月立法會火速通過,賦予入境處長有權要求運輸工具拒載個別人士,所謂「運輸工具」當然是指航機。特區政府屢次強調,「港人出入境自由受法律保障」。我們也聽過很多次「港人集會自由受法律保障」、「港人出版、言論自由受法律保障」的説話。

留島不留人?兩者都不是,最緊要留住錢。滙豐洋人管理層盡了責任提醒我們。國際金融中心能與《國安法》並存嗎?他們心裡都有答案。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