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近七一,愈考驗我們每一個新聞工作者的道德勇氣。昨日(六月二十七日)是周日,一晚三彈:一)英文赤媒《南華早報》報道,《蘋果日報》上周四(二十四日)被逼停刊後,保安局開出條件,只要交出所有員工個人資料及敏感訊息,該報資金即可解凍,進而有機會復刊。報社管理層正與法律團隊商議此事;二)網媒《立場新聞》晚上發公告:該平台今年五月及之前刊出的博客文章、轉載文章和讀者投稿等評論文章,將全部暫時下架。《立場》母公司六位董事余家輝、周達智、吳靄儀、何韻詩、方敏生及練乙錚即時辭職。該報亦暫停接受贊助;三)最震撼的,當然是《衆新聞》深夜報道,前《蘋果日報》主筆、英文版執行總編輯馮偉光(筆名:盧峯)晚上在香港國際機場,準備離境前往英國時,被警方國安處以「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拘捕。很明顯,這三件事互相關連。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若《南早》報道屬實,而假如《蘋果》「管理層」(《蘋果》還可能存在「管理層」嗎?)真的答應有關資金解凍條件,可以用「遺臭萬年」形容之,而我不相信有人會如此愚蠢。奇怪的是,報道有此一句,「報社管理層正與法律團隊商議此事」,即暗示「管理層」有考慮過這條件。報道説的「敏感資料」所指為何?前《蘋果》員工若相信上述一句,必然極度憤怒,感覺被出賣。他們此刻不能求證,只能憑常理推測:斷不可能,有關方面放料用意是分化。至於「復刊」,根本是假命題。《蘋果》被凌遲處死前,已非昔日《蘋果》。港區《國安法》刀架在頸,大量員工辭職,剩下來的只是苦撑度日,談不上做到真正有影響力的新聞。

馮偉光是繼李平後,另一位被捕的《蘋果》主筆(之前還有前壹傳媒行政總裁張劍虹、前《蘋果》副社長陳沛敏、前總編輯羅偉光等),涉嫌罪名是「串謀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而警方更説,不排除有更多人被捕。一份報章,幾篇評論文章,真的有這樣的威力嗎?既然是「莫須有」,也沒有甚麼好評論。問題是,馮偉光是在機場離境前被捕。為何上周沒有一起拘捕,要逐個逐個拉?有關方面是在他抵達機場時才知悉他的行蹤,還是早已掌握,只待他在機場時才動手,聰明的讀者一定知道答案。無論如何,這都是對前壹傳媒員工的警告,不要以為辭了職便無事,若不篤魁釘死黎智英,亦㑹受牽連。

我早説過,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唇亡齒寒,壹傳媒被殲滅後,就輪到網媒,其立場與《蘋果》接近者,首當其衝。《立場》的公告沒有提及是否受到直接恐嚇,即使删去大量文章,也不代表能苟全,但一句「文字獄已降臨香港」已道出要點。可是,文字獄不限於評論文章,也可以是新聞報道、網台節目、手機短訊,甚至是朋友親人間的閒談…「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不是歷史,是現實。

讀者也清楚,今時今日,寫文章改變不了甚麼,寫下去,只為表達一種態度,而態度是我們唯一剩下的東西。也不要誤會我悲觀。身為港區《國安法》時代的新聞工作者,我們「有幸」見證了世界報業史上重要的一章。歷史會記下這一頁。

我會寫下去,不為甚麼,只因為這是我身為一個香港人的基本人權。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