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殺《立埸》,腰斬《講場》,香港不再是港人的主場。其實,港人早就沒有主場。機場離境大樓擠滿了離港赴英的家庭,入境大堂則是疏疏落落,有出冇入。日本《産經新聞》推算,自港區《國安法》霸王硬上弓以來,相信已有十萬港人移居英國。過去一年英國疫情肆虐,也難阻港人湧到英國。若疫情結束,估計五年內更會有高達八十萬港人移民英國。那佔了香港現時人口十分一,還未計移民到其他地方的港人。子曰:道不行,乘桴浮於海。我們算是比古人好彩,(暫時)尚未至於要做「香港船民」。如此龐大的移民潮(實際是難民潮),社會學家應該開一個課題:HONG KONG DISAPORA(香港離散族羣),因為他們很可能是未來香港人的主體。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七月將會是移民潮的重要指標。前《蘋果日報》主筆馮偉光在機場離港赴英之際突然被捕,引起的震撼不止於新聞界。一個普通的港人都會問:機場是否有一份「黑名單」?英文赤媒《南華早報》最新報道,國安處有一份五十人以上的黑名單。

這份出入境「黑名單」可否事先知會各航空公司,拒絕「黑名單分子」買機票。至少令像馮偉光這樣的前《蘋果》員工不用花冤枉錢,買了機票不能上機,還要被捕。普通的港人會繼續問:是否其他中低層的壹傳媒員工亦在名單之列,甚至其他經常批評當權者的傳媒的主筆?雖然普通的港人沒有上過街、沒有喊過口號、沒有幫襯過黃店…但仍會懷疑,長此下去,會否連出入境的自由也會置於「國家安全」這個大原則之下。香港會否變成二十一世紀的東柏林?八月是否「封關」之日?

言論自由固然不能當飯食,但卻是一個社會是否正常的重要指標。兩日之內,香港相繼有多個網媒聲稱受到恐嚇,要將其大部分內容下架避禍。在正常的社會應是,傳媒受到恐嚇,警方介入調查,保護民衆的知情權。但我們今天身處的社會並不正常,傳媒工作者(不止新聞工作者,還包括電影界等)受到史無前例的壓力。對此,當權者還沾沾自喜,以「穩定壓倒一切」形容之。

對於在李百全淫威底下的香港電台,港人已無期望,早視之為當權者的喉舌。可是《五夜講場》這類學術性清談節目,有甚麼內容犯忌,要在錄影前最後一分鐘終止製作?特別是其中的「真係好科學」系列,提倡科學方法及精神,探討層面是自然世界,而非政治,何罪之有,竟至腰斬。放棄科學,禁止啟蒙,那就是「愚民政策」的極致。在二十一世紀,有誰會甘願在一個蒙昧社會裡成長。值得注意的是,所有這些事情都是集中在七月一日之前發生。從常理推斷,背後有一個時間表。看來這兩天,還有些事會發生。

現在香港是進入「倒數」階段。不少家庭都在思考:這個城市是否適宜他們的子女成長。吊詭的是,港人的基因本來只顧揾食,不理政治。理論上,當權者也希望港人繼續做揾錢機器,一世樓奴,但現實卻將每一個生活細節政治化:教育要講愛國主義,娛樂事業如電視、電影、歌曲等全部有政治審查,連衣服、口罩也被視為政治符號。每一樣事情都與「國家安全」扣上關係。這樣的「泛政治化」,港人(包括那些不理政治的)不發癲是奇蹟。

港人移民、走難,沒有甚麼特別原因,只為「避秦」。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