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漢大丈夫,大熱天時,冇乜事會令佢「心寒」?原來係家長帶同小朋友到銅鑼灣崇光百貨門外獻花。如果獻花行動也可以令香港警察「心寒」,面對如葉繼歡這樣手持AK-47的悍匪又如何,是腳軟吧?難道真的有FLOWER POWER這回事?其實不是心寒,是心慌、心虛,夜晚發噩夢夢見有第二單、第三單類似梁健輝襲警案事件出現。對著手無寸鐵的示威者,裝備、火力不對稱,警察可以拳打腳踢,又拉又鎖;可是對著孤獨的戰狼(簡稱「孤狼」),神出鬼沒,防不勝防,以同歸於盡的心態攬炒,警察不知所措,因此語無倫次,鬼拍後尾枕,説出心底話。大家還記得N年前,麗的電視配音日劇那個「帶子雄狼」拜一刀嗎?他的「斬虎屠龍劍」的確令對手心寒。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悼念等如支持,獻花等如煽動,煽動等如參與恐怖活動…這樣跳躍式的上綱上線「邏輯」,受英國普通法訓練的香港大學法律系學者當然摸不著頭腦。港大法律系講座教授陳文敏昨日(七月四日)表示,暴力行為本應受譴責,惟獻花悼念可能違法的説法牽強。他認為,現時仍未確定事件是否恐怖活動,可能只屬於一宗襲警事件。根據港區《國安法》所提及的恐怖活動,需要涉及嚴重暴力行為、脅逼中央與特區政府、威嚇公衆實現政治主張,惟現階段尚未定性是次案件的性質,故不能把此案等同於恐怖活動。

陳文敏又指,警方不能將法例無限擴張。法律規範不可宣揚恐怖主義或煽動恐怖活動,惟宣掦或煽動需有意圖。而(獻花)悼念可出於同情,甚至可作表達對政府不滿,與宣揚恐怖主義有很大差距。

我只能説陳教授是蛋頭學者,帶了頭盔(「暴力行為本應受譴責」)也沒有用。甚麼「無罪推定」法律概念,現在過時了。事發後,當權者已即時定了性,毋須調查、毋須開審,這就是「恐怖襲擊」。上周四(七月一日)深夜在銅鑼灣襲警,然後自戕身亡的梁健輝,任職維他奶公司。執筆至此,該公司的産品在中國全線下架。上周五(二日)該公司的內部通告慰問死者,當權者視為死罪,即使事後認錯、補鑊、跪低也沒有用。當然,還有梁健輝曾任職《蘋果日報》資料搜集員,家中藏有《蘋果》剪報,也是日後株連的對象。有了政治定性,法律就為其服務。陳教授不明白的話,趕快回去大學政治學系修讀一課POLICE STATE,否則遲些連你這樣質疑「獻花違法」的蛋頭學者都拉埋。

遇到這樣的題目,法律學者不管用,歷史學家才有用。六七暴動,土製菠蘿橫飛,多少無辜市民遇害,暗殺事件以燒死商業電台播音員林彬最恐怖。左報《大公報》在林遇害翌日以「地下突擊隊鋤奸 敗類林彬受重傷」。當然,皇家香港警察被左仔襲擊至死大有人在。結果怎樣?二零零一年,三十多年前的鬥委會核心人物、策劃多次恐怖活動、城市游擊戰的左仔頭目楊光,大搖大擺到禮賓府接受大紫荊勳章。你吹咩?在楊光面前,何君堯、石鏡泉、元朗白衣人算老幾?昨日的恐怖分子,明天可能獲頒勲章。説這些,李家超、鄧炳強之流才無言以對。

獻花悼念死者會觸犯《國安法》。香港這個「紅線之城」,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