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中國人民從來沒有欺負、壓迫、奴役過其他國家人民,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同時,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樣幹,必將在十四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這是習近平七月一日在天安門城樓發表中共百年黨慶演說中,一段被媒體引述最多的講話。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都說中國早就「超英趕美」,當下已是睥睨世界的超級強國,習近平為何還會有「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的想法呢?至於警告有此種「妄想」的外來勢力:「必將在十四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今時今日中國形勢大好,恐怕是引喻失義了!

習近平演說中提到四個「向世界莊嚴宣告」:「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中華民族任人宰割、飽受欺凌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前途命運的關鍵一招」;「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但習近平又說:「必須繼續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是我們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是我們黨的靈魂和旗幟。中國共產黨為甚麼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甚麼好,歸根到底是因為馬克思主義行!」

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舵手,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原來是一位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念茲在茲的民族主義者(有台灣媒體報導,習近平一個多小時的「重大講話」,全文七千三百多字,「中華民族復興」一詞出現了廿六次)。這讓我想起,蔣中正老先生當年在「復興基地」台澎金馬「生聚教訓」時,除了志切「光復國土」,為了回應中共摧毀中華文化的「數典忘祖」,大搞復興中華文化運動。所以,習近平的「中國夢」不但是「坐穩奴隷」的中國人的「夢」,在「去中國化」之不遑的「中華民國台灣」,頗有一些因為「反獨」而「親中」的人,把「復興中華民族」的希望寄託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強大,而對習近平的「中國夢」其心向往之,以至揄掦、謳歌,那就「理所當然」的了!

二、

習近平百年黨慶重要講話核心精神主要是彰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光榮、正確」: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戰勝一系列重大風險挑戰,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明確實現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的戰略安排,⋯⋯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以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了不可逆轉的歷史進程!」

毛澤東讓中華民族站起來,鄧小平讓中華民族富起來,習近平中華民族強起來!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廿七曰,「新華社」發表一篇題為《習近平:新時代的領路人》的萬言長文,為習近平列出七個頭銜,依次為:「開創性的領導人、偉大鬥爭中形成的黨的核心、為人民謀幸福的勤務員、有擔當的國家改革發展戰略家、重塑軍隊和國防的統帥、國際舞台上的大國領袖、新時代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

「習今上」時代的個人崇拜登峰造極,已經「超鄧趕毛」,甚至比毛澤東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

習近平憑藉中共權力承傳「隔代接班」的潛規則,二零一二年登上大位,黨、政、軍、特一把抓。以反貪腐作為權力鬥爭的工具,除惡務盡,趕盡殺絕。九年來他不但可以鞏固權力基礎,而且藉著擅專一切,在中共十九大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列入黨章,實行「一言而為天下法」,與毛澤東、鄧小平齊肩。「真理」與權力同源,「真理」與權力同在,從思想的凝固到權力的凝固,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一句頂一萬句」的「真理」,但帶給中國人民的是無窮的災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可以例外嗎?

三、

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

《北周書文帝紀》中的詔書有云:「古之帝王,所以建諸侯,立百官,非欲富貴其身而尊榮之。蓋以天下至廣,非一人所能獨治,是以博訪賢才,助己為治。」

這句話當然可以說給在中共「一黨專政」、「一人獨裁」治下的中國人民聽;海內外那些主張體制內改革,期待中共自我完善的中國知識分子,可能會更加同意後面的一句:「是以博訪賢才,助己為治」,於是不必搞西方那一套民主制度,更何況西方民主制度已經日暮途窮,不是大家都在講「民主失敗論」嗎?都已經失敗了,還有什麼好學的?更何況中國已經實行民主了,那就是「人民民主專政」,即是「無產階級專政」,也就是從孫中山的「資產階級民主」過渡到「無產階級民主」;今天中國也有政黨政治制度,那就是「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

習近平二〇一二年當選中共總書記後,曾登門走訪八個民主黨派中央和「全國工商聯」,在與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領導人座談時,習近平特別談到毛澤東和黃炎培在延安關於「歷史周期率」的一段對話,並指該談話至今對中共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在「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的政黨政治體制下,服膺中共領導的「民主黨派」與中共是「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關係,習近平與「民建」領導人閒話家常,講講「窰洞對話」的故事,至於是否真的「至今對中共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人們就不必認真。

不是說「以史為鑒」嗎?習近平提到的「毛澤東和黃炎培在延安關於歷史周期率的一段對話」,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日戰爭即將結束,支持中共的「民主人士」黃炎培有過一次延安之行,曾和毛澤東作了一番著名的「窰洞」對話:「(黃炎培)有一回,毛澤東問我感想怎樣?我答: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部門都沒有能跳出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在抗日戰爭勝利前後,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不斷鼓吹要在中國實行西方民主制度,要求國民黨「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實行普選。

就在毛黃「窰洞對話」前兩年,即一九四三年的七月四日(美國國獨立日),中共黨報《新華日報》刊登了一篇歌頌美國民主的文章《 民主頌—獻給美國的獨立紀念日》,對美國的民主自由揄揚備至,真是情詞並茂:

「一百六十七年,每天每夜,從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裡的火炬的光芒,它使一切受難的人感到溫暖,覺得這世界還有希望。

「在中國,每個小學生都知道華盛頓的誠實,每個中學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與怛惻, 傑弗遜的博大與真誠。這些光輝的名字,在我們國土上已經是一切美德的象徵。他們所代表的,也早已經不止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榮譽了。瑪克吐溫、惠特曼、 愛瑪生教育了我們這一代。是他們使年青的東方人知道了人的尊嚴,自由的寶貴;也是他們,在我們沒有民主傳統的精神領域裡,築起了在今天使我們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長城。

「美國在民主政治上對落後的中國做了一個示範的先驅,教育了中國人學習華盛頓、學習林肯,學習傑弗遜,使我們懂得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中國需要大膽、公正、誠實。

「我們堅信,太平洋是不會阻隔我們人民與人民間的交誼的。 在患難中,我們的心嚮往著西方。而在不遠的將來,當我們同心協力,消滅了法西斯蒂的暴力之後,為著要在戰爭上建立了一個現代化的中國,在科學的領域裡更有待於盟邦的援助。在過去,民主潤澤了我們的心;在今後,科學將會增長我們的力。讓民主與科學成為結合中美兩大民族的紐帶,光榮將永遠屬於公正、誠實的民族與人民。」

一九四四年,毛澤東與到訪延安的美國代表團的講話,表示要「以美為師」:「美國人民是中國人民的好朋友,我黨的奮鬥目標,就是推翻獨裁的國民黨反動派,建立美國式的民主制度,使全國人民能享受民主帶來的幸福。我相信,當中國人民為民主而奮鬥時,美國人民會支持我們。」

在中共以武力奪取政權前幾年,中共領導人由「走俄國人的道路」到「以美為師」,要在中國建立西方民主制度的「歷史故事」,對習近平等當年還未出生的中共政權新貴來說,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啟示。但是毛澤東等中共黨人當年在「打江山」時代,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要求實行西方民主制度,就算是權宜之計,是奪取政權的口號,至少也代表他們認同西方民主制度比當時世上仼何一種政治制度優越。

習近平在中共百年黨慶重要講話中不斷強調「以史為鑒」,恐怕也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一樣,只不過是美化獨裁統治的一種政治套語。

作者/ 黃毓民

原載 2021年07月06日 台灣 《優傳媒》

《毓民橫議》百年黨慶之日所言,猶記得打江山之時所信? – umedia 優傳媒
https://pse.is/3h4bz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