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今年五月中旬,「武漢肺炎」變種病毒肆虐寶島,奪去七百多條性命,「三級警戒」兩個月來,民生凋敝、人心惶惶。民進黨政府先前防控疫情「超前部署」的大言炎炎,成為黑色笑話。更加不堪的是,救命的疫苗要靠吃美日兩國的「餘羹」,而三個民間團體捐贈的BNT疫苗則幾經波折(鬼扯的政治),才有望於兩三個月後自德國進口。

台灣一位受人敬重的資深媒體人因而有感而發 :「不把人命當回事,談什麼人權?不把民心當回事,談什麼民主?不把法意當回事,談什麼法治?不把普羅價值當回事,談什麼普世價值?」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這個大是大非的問題,我嘗試以這篇蕪文回答。

一個集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外加「第四權」(媒體)於一身的政府,擁有不受約制的絕對權力,於是冒天下之大不韙,「黨國體制」取代「民主憲政」;權力過度亢奮,病得不輕。據說權力的貪欲和傲慢可以導致掌權者的腦區塊受損,而受損的正是掌管人類同理心的部位,這是精神疾病的一種。

權力傲慢的人喜歡劃分敵我。「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從權力植根人性,政治就是權力的角度而言,極權與民主的國度,這恐怕是沒有什麼分別的!

二、

台灣無疑是華人社會最民主的地區,但這種以人民投票、議會立法為基礎的民主政治已然是百病叢生。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前,我在一篇題為《兩黨政治的衰敗沉淪》的文章指出:「台灣與許多民主國家一樣,實行以人民投票與議會立法為基礎的民主政治,但民主精神事實上並未普遍,也可以說是十分缺乏。在民主精神尚未普遍的地區,為了鞏固統治的基礎,國家權力不斷擴大,遠非人民投票及議會立法的形式所能駕馭,即使在民主政治基礎較為深厚的國家,那裏的民主政體亦並非完美無缺,國家權力事實上還是掌握在政府之手,人民充其量只能給一些微弱和間接的影響。…台灣的政黨政治不斷衰敗沉淪,除了朝野政黨的不堪,主要還在一切是非功罪都由統獨意識形態來衡量,而選民不問是非只問立場,到了選舉更是意識形態掛帥,很多時候甚至要『含淚投票』!」

當下的台灣,雖然已經邁入民主時代,可是政治意識形態仍凌駕一切,所有的是非功罪都用統獨(親中/仇中)這兩個不變的詞語來衡量。政黨變成宗派,政綱便是教條。台灣政黨政治的衰敗沉淪,虛妄的意識形態鬥爭就是元兇。以人民投票與議會立法為基礎的民主政治被政黨騎劫,所謂民主價值,只不過是反映政黨的意識形態,與民眾的普遍價值觀相扞格,因此執政黨宣導政令困難重重,而在野黨監督政府也得不到民眾支持。這就是為甚麼執政民進黨儘管不堪,在野的國民黨都無法讓人期待!

政治是權力的遊戲,台灣藍綠政黨的統獨意識形態,並不是堅持理念和原則,而是為了保持或爭奪權力。即以兩岸關係而言,國民黨堅持「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而民進黨強調「維持現狀」的同時,又搞「仇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去中」(中華民國),這些言行究竟有多少正確姑且不論,但是基本的動機就是權力的爭奪或保持。

正如近代一位美國政治理論家 Max Nomad 所說的:「只有兩個原則統率着一切的政治。第一是,用一切方法取得權力,甚至那最卑鄙的;第二是,用一切方法保持權力,甚至那最卑鄙的。」

三、

民主理論先驅者認為,民主政治提供了一個權力爭奪不需訴諸暴力的機制,民主政治可以做到把政治鬥爭中的暴力成分徹底消滅,那些較為成熟的民族是已經做得到。暴力成分之所以能夠消滅,並不是因為人們停止權力爭奪,而是因為此種爭奪可以在法律範圍內公開公平公正地進行(民主選舉)。有了民主的政治體制,「彼可取而代之」不會再是殺頭的玩意。

但民主理論先驅者顯然沒有預期政黨活動今天在政治選舉中有那麼大的影響力;選民並不是「選賢與能」,而是「選會贏的人」,選的是政黨提名的人,經過政黨提名此一過濾作用,選民的選擇自由便非常有限。在政黨取代選民成為政治機器的「第一推動者」的政治現實底下,選舉在哪裏都是吵吵鬧鬧,誹謗、抹黑的文宣滿天飛,所謂「神聖一票」、「含淚投票」,其實都是政黨哄騙選民的政治語言。
於是,反對民主政治的人便可以振振有詞:民主選舉並不代表公意的存在;即使有所謂公意,也不是出於人民的自發;就算有所謂公意存在而且是出於人民的自發,也不代表民主選舉制度能夠彰顯公意。反對民主政治的人也會說,選舉不能代表公意,因為民主國家的投票率都很低;在政黨的操控下,真正為人民擁戴的人未必能夠成為候選人。民主政治的敵人的批評、責難,不是沒有道理,我們可以「因人廢言」嗎?

政黨在議會政治的黃金時代已經存在,有些國家,政黨甚至先於議會存在。正因為議會政治的運用必須依賴政黨,政黨組織就不斷趨於龐大與凝固,從競選團體的性質進而演變成整個政治生活之幕後組織者與推動者;最後削弱了議會政治,甚至篡奪了議會政治。

盧梭反對代議政治,他認為:第一,代議制度是介乎專制與民主之間的一種政治形態。主權不容轉讓,意志不能代表。在民主政治,主權既屬於人民,意志既出於人民,就不應該有甚麼代議制度。他主張立法必須由人民親自批准,否則應視為無效。第二,他認為政黨非民主政治應有。他說:一有政黨已不復是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票,而變成有多少黨乃有多少投票者。

讀過盧梭的著作,再看看幾百年來民主政治的發展,人們可以發現他真是一位偉大的先知,因為他對以政黨政治為基礎的代議制度綁架民意的預言,幾乎全部應驗。其實,許多支持民主的人不是不知道,以人民投票與議會立法為基礎的代議制度,是由政黨政治所操控,但很少有人願意把不滿公開說出。那是因為極權主義者攻擊民主政治,支持民主的人便不應批評民主政治,否則便成了極權主義者的幫兇,會令親者痛仇者快。

以上這些政治學ABC,自詡民主的的台灣掌權者不是不懂,而是因為權力薰心、權力貪欲、染上權力傲慢的精神病,於是不論在思想上或行為上,都相信自己永不錯誤,才會「不把人命當回事,不把民心當回事,不把法意當回事,不把普羅價值當回事」。不過,權力傲慢者這種最可驚的狂妄,是由一大群相信前者永不錯誤,可憐而愚蠢的人們所造就的!

作者/ 黃毓民

原載 2021年07月13日 台灣 《優傳媒》

《毓民橫議》人民可憐的愚蠢,造就權者可驚的狂妄 – umedia 優傳媒
https://pse.is/3hqds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