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就是政治。本來已近尾聲的第七十四屆康城影展突然在昨晚(七月十五日)宣布,大會臨時加插,今日全球首映香港反修例運動紀錄片REVOLUTION OF OUR TIMES。此片的中文譯名當然是《時代革命》。適值香港首宗《國安法》案件(即唐英傑案)正在審訊,控辯雙方就「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兩句口號,是否與港獨有關,竟然要出動到歷史學家、政治學家、傳播學家拗足幾日。既然有好片當前,為何法庭不先向片商情商作為證物觀賞,看看是否真的與港獨有關。康城是世界三大影展之一。一九九七年王家衞憑《春光乍洩》揚威康城,當時政府視為極高榮譽。可是REVOLUTION OF OUR TIMES即使放映時不用中文戲名,也必在「不宜放映」之列。香港已成「禁片之都」。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時代革命》在康城搭尾班車參展,必定刺激中國小粉紅,集體抵制,正如之前趙婷在奧斯卡攞獎、反修例紀錄片入圍最佳紀錄短片,竟然搞到香港明珠台中斷數十年傳統,拒絕直播奧斯卡頒獎典禮。我估計大會早有準備,在臨結束才宣布:今日首映,只為快刀斬亂麻,避免「外部勢力」干預。這是歐美電影界的悲哀,強如荷里活都要改寫劇本,遷就中國市場,凡被認為可能刺激中國的人物或物品皆被刪剪。這是號稱「自由創作」國度的自我審查。不過,物極必反,康城大會今次發圍,預咗會有後果,是對「中國審查」的反彈。

《時代革命》的導演是周冠威(作品包括《幻愛》、《十年》(自焚者))。該紀錄片以七名參與二零一九年中開始的反修例運動的示威者作為主線,追蹤他們的演變,背景包括多個重要場景:立法會、抗爭者自殺、理大圍城等。他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説,在拍攝期間,試過三日兩夜在理工大學席地而睡,也經歷過被水砲車噴得全身化學劑,橡膠子彈打中頭盔。他透露,自己有剪輯時多次情緒崩潰而要停止工作,也發過噩夢:被警員追捕、毆打。

另一部也獲獎的紀錄片《理大圍城》,製作團隊全部匿名,但周冠威沒有這樣做,朋友也勸他離港,但他都拒絕了,因為不想因恐懼而自我審查,要向外界表達訊息:紀錄片應受言論自由保障。不過,該片的其他工作人員都選擇匿名,部分甚至已脱離合作關係。誠然,拍一部紀錄片就招致牢獄之災,這是文明社會不應接受的荒謬,但現實是我們並非處於文明社會,當權者「拍攝等如支持」、「支持等如參與」的跳躍式「邏輯」橫行無忌,敢於公然抗拒者也要看自己承受壓力的限度。我們只要看看「影意志」(《理大圍城》發行商)負責人崔允信近期遭遇,便可知過半。

文首説:電影就是政治。今天在香港,電影製作人員選擇甚麼題材、用甚麼手法拍攝,本身已是政治立場的宣示;作為觀衆,你選擇觀看逃避現實的娛樂片如《黑寡婦》、政治宣傳片《1921》,還是直視血淋淋的現實,也是一種政治取態。

港區《國安法》第三章第六節有條文提到「域外管轄權」,其中第三十八條指:非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以外進行違反《國安法》行為,亦適用於該法例。那就是説,戰狼吳京或許稍後將以武力引渡康城影展大會成員到港受審。這肯定是一個很當娛樂性的劇目。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