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本欄剛指出「電影就是政治」,話口未完,今日要補充一句:「電視劇也是政治」。同政治大纜都扯唔埋嘅ViuTV同性愛情輕鬆喜劇《大叔的愛》廣受歡迎,但昨天竟被指推廣此劇違反中國《國安法》。今日香江,羣魔亂舞,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二零一九年7.21白衣恐襲事件主角之一、政壇小丑何妖君堯,昨日(七月十八日)在書展論壇上大放厥詞,批評《大叔的愛》如「糖衣包著的大麻」,指推廣同性戀「無孩家庭」違背中國傳統一男一女家庭觀,與中國推行「三孩政策」背道而馳,更將此上升為「違反中國《國安法》」。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對於何妖的荒謬恐同言論,平機會竟然無膽直斥其非,回應傳媒查詢時只是軟弱含糊地回應:該會一直以來反對不同形式的歧視,深信每個人不論性別、種族、殘疾、家庭崗位或性取向,都應享有平等機會,但拒評任何人對任何電視劇,或與平機會無關的法律而發表的意見。「與平機會無關的法律」這一句頗堪咀嚼,潛台詞是避免觸及《國安法》這個政治地雷。

問題是,真的有不生孩子違反《國安法》這回事嗎?中共中央政治局今年六月提出,應對人口老齡化實施三孩政策,但老百姓反應並不積極,而有關政策是「鼓勵」,而非「強制」。何妖六月時在比橡皮圖章更不堪的立法會,狙擊明年底舉行的同樂運動會,平機會主席朱敏健尚且敢於反擊,指何妖言論「情緒化」。今次事件,平機會大可反問何妖,《國安法》哪一條指令每個中國家庭必須生三個孩子?再者,三孩政策與香港並無任何關係。但在今天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的日子,有哪個官方機構敢做出頭鳥。

ViuTV電視劇《大叔的愛》是日本二零一八年同名劇集的本地版,據説是首部港產入屋BL劇集(即適合一家大細觀看的男同性戀劇集),由當紅炸子雞MIRROR成員擔綱演出。香港主流電視台遲至現在才敢處理這類題材,只能説是管理層以往保守因循,並非今次有甚麼重大突破,打破禁忌。這幾年香港社會氣氛沉鬱翳悶,成功的大衆娛樂,如賣座電影、高收視率電視劇付諸闕如,今日能有一部令觀衆開心追看,暫時忘記現實,有可追捧的港產演藝偶像,即使沒有甚麼微言大義,不是改變潮流的偉大作品,於願足矣。而何妖連港人一個小小疏導情緒的出口也要堵塞,其心可誅外,還有政治動機。

羣魔亂舞,個個爭相獻媚,取悦當權者,搏上位者又要搞搞新意思。何妖自7.21白衣恐襲一役後,曝光率驟降,鋒頭不再,狗奴才怕被主人拋棄,於是要急於製造議題,保著政治本錢。「反同」固然是其賣點,但更值得留意的是,ViuTV是較著重培養本地演藝人材的電視台,近期有不少爆紅新秀皆出自旗下製作項目,鋭意發展本地年輕觀衆層,路向與全面赤化的無線稍有不同。這個「本土」商業製作方向,當然不能説是「黃」,但卻有取代無線成為香港電視龍頭之勢,而其老闆是李澤楷,不是甚麼「中國梅鐸」。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是恐同,因此狙擊《大叔的愛》,還是另有目標?是何妖的「情緒化」反應,還是想遏制本地製作,令中國劇集成為唯一選擇?這都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