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二〇二〇年七月一日《港區國安法》頒布施行一年多以來,香港這個原本開放多元,充滿活力的國際城市黯然無光。當前形勢,即使在網上「肆口逞說」亦隨時可被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煽動恐怖主義活動」等罪名。不少年輕學生及社運人士「因言賈禍」而墮入惡法網羅,當下的香港住民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
不過,在中共而言,這是「穩定壓倒一切」。高壓統治可以使十四億人民馴服,小小一個香港,當然不會例外。

身兼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共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國務院港澳辦主任的夏寶龍,是黨國體制「新香港」的實際領導人。七月十六日他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周年回顧與展望」專題研討會上指出,「香港國安法的頒布實施,從根本上堵住了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制度方面的漏洞⋯⋯香港告別動蕩不安的局面,社會逐步安定。」

出席研討會的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畢恭畢敬地回應:「我自己的總結是,夏主任的講話帶出了《香港國安法》不單是香港止暴制亂的定海神針,還根本性地完善了『一國兩制』在香港的貫徹落實,令『一國兩制』可以繼續行穩致遠」,「很感激夏主任對於由我擔任主席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在過去一年多履職盡責地實施《香港國安法》,特別是高度評價香港警隊在落實國安法的多方面工作」。

英殖時代政務官出身的林鄭月娥,以前不懂也不會說這樣的話;屁股決定腦袋,中共特色的政治語言如今「琅琅上口」,但是香港真的是「安」了嗎?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二、
二〇一九年春夏之交,年輕世代鼓動風潮,造成時勢,藉著反修例風波,掀起一場舉世關注,波瀾壯闊,文明與野蠻決戰的本土民權運動,使國際姑息主義的逆流戞然而止,西方國家就香港問題對中共極權主義者自然群起而攻。年輕世代持續半年的勇武抗爭,犧牲奉獻,奉獻犧牲,一度讓港人在漫漫長夜的黑暗中得以窺見一炬之明。

與中國大陸祇有咫尺之遙香港,在中共極權眼皮底下,又有駐軍「體現主權」,這場以卵擊石的政治抗爭運動,竟被中共解讀為有人「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實行恐怖主義活動,妄圖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而必須祭出「國安惡法」來堵塞香港出現的「維護國家安全制度方面的漏洞」!

毛澤東當年的「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警句,習近平一脈相承:「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樣幹,必將在十四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然而實相卻是:美國藉香港人權問題制裁中港官員,中共苦於招架;戰狼外交原來是紙紥老虎,對外示人以弱,對內(香港)步步進逼,不斷收拾香港人!

三、
兩年前震撼全球的香港年輕一代政治抗爭運動,歸根究柢,就是因為「還政於民」和「還富於民」兩大訴求長期以來得不到合理回應,民眾積壓多時的怨憤無法宣洩,而泛民主派政黨在抗爭道路上徘徊瞻顧甚至消極退縮,才有年輕世代置個人生死於度外,為香港的未來挺身而出,許多人因而付出失去自由的代價。
香港主權移交後,中共政權如果客觀地審時度勢,不可能不知道只有「還政於民」(政治改革),「還富於民」(改善民生)才能使香港長治久安,也是「一國兩制」真正的「行穩致遠」,但是權力主義令到他們不願意這樣做,甚至不許這樣做。

對於中共而言,「還政於民」就是搞西方那一套,中國不搞西方那一套。不論是列寧式「民主集中制」,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或「無產階級專政」、「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一言以蔽之,都是「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亦即極權統治的「黨國體制」。本來,翻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看不到「一國兩制」與「一黨專政」有甚麼關係,不過,一九九七年以來,香港的政制發展的決定權還是牢牢掌握在共產黨手中。二〇〇四年人大釋法修改了基本法附件一、二有關香港政制循序漸進的規定;二〇〇七年的人大決定」否決了二〇一二雙普選;二〇一五年的人大「八三一決定」,更令香港政制發展如斷港絕潢,不見出路。泛民主派政黨只能在《基本法》這個變得愈來愈狹窄的鳥籠中猥自枉屈的爭取民主,政治改良主義運動,試問又如何能夠阻止中共殫精竭慮的由暗轉明,由間接變成直接,把「一國兩制」逐漸蛻變為「一國一制」呢?由於二〇一九年的政治反抗運動導致同年十一月的區議會選舉泛民主派及本土派取得壓到性的勝利,中共輸打贏要,一不做二不休,假「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之名,乾脆直接制定的新選舉制度,把包括溫和民主派在內的反對派完全排除在政治建制之外。「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最終達致雙普選」這些與香港人的「契約」已經不存在。任何人如有質疑,只要說「香港是中國一部分」,或者「必須體現中央全面管治權」,就一句頂一萬句了。

四、
「還政於民」不許,「還富於民」一樣不行!
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經濟上已是一個「發達地區」,人均GDP逾五萬美元,政府財政儲備近萬億港元,外滙存底亦十分豐厚,超過四千億美元,絕對具備「還富於民」的條件。然而,特區政府的財金政策向財閥傾斜,房屋政策受制於地産商,樓價高企不下,即以民生問題「重中之重」的基層住屋問題而言,政府資助的出租公共房屋,一般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超過五年,超過百萬低收戶在輪候公屋期間,要用三分一到一半的收入租住環境極為惡劣的私人樓宇。香港的貧富懸殊在發達經濟體排名長踞首位,貧窮人口高達一百五十萬;樓價、租金、生活費亦是世界第一高,使香港成為一個「居大不易」的所在。

在上一世紀的七、八十年代,乃至香港主權移交前的後過渡期,港英政府逐漸擺脫擅專的殖民地管治方式,施政以民意為依歸,資訊流通、言論自由,司法獨立,經濟繁榮,民生安和樂利。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四十年,香港提供資金、人材,貢獻比任何地方的人都要多;人們想不到的是,中共一濶臉就變,「回饋」香港竟是國安惡法、極權統治、赤色恐怖!
還是英國人懂得自省。當年把香港歸還中國,沒有想到北京會片面撕毀「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莊嚴承諾,於是在二〇一〇年七月一日《港區國安法》頒布施行當日,英國政府認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已明顯違背在《中英聯合聲明》條文中,保障香港自由、自治及維持司法獨立的承諾,因此立即宣布由二〇二一年一月起,符合申請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香港人及其家屬,將可在英國居住、讀書或工作五年,之後可申請無限期居留,再居住十二個月後可登記成英國公民。

英國中門大開,不少持有BNO 的港人最近絡繹於途「返祖家」!怪不得都說港人懷緬「英治」,誰曰不宜!

作者/ 黃毓民

原載 2021年07月20日 台灣 《優傳媒》

《毓民橫議》「還政於民」不許,「還富於民」一樣不行!umedia 優傳媒

http://www.umedia.world/news_details.php?n=202107201547092668